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22

 
 
 
 
 
38‧遲鈍哥哥
 
 
 
 
「──哎呀……好累啊。」趴在櫃檯桌上偷懶,黃琳長長的哀嘆也充分表達了內心中的疲倦。
 
 
這裡是黃太醫診所,是這城鎮中赫赫有名的診所,診內的中醫師都是名中醫師,然而黃琳──並不是本診擁有的中醫師,只是因為家裡開中醫診所,所以得在沒課的時候來幫忙的院長女兒。
 
 
搥搥因不停工作而有些僵硬的肩膀,黃琳伸了伸懶腰,棕眸剛好望向時鐘讓黃琳忍不住的皺起好看的細眉,一想起等等還要去上課就……哎,好想翹課啊,黃琳帶著痛苦的表情在桌上磨蹭著。
 
 
 
「──大夫!趁著空檔這樣休息會不會太難看啦~?」一陣熟悉的男音響起,讓偷懶的黃琳嚇得馬上彈起。
 
「不好意思─!先生那麼請把您的健保卡……!!──月棲!!??」
 
 
 
沒想到一仰起頭就看到月棲對自己剛才緊張的舉動賊笑,看得黃琳感到羞恥極了。
 
 
「笑!你這傢伙連幾號回來都不說還笑!可惡~~~別笑啦!」手叉在腰上,雖然嚴厲的說著,但是臉頰上卻帶著明顯的紅暈。
 
 
爽朗的哈哈大笑,「抱歉、抱歉──因為工作十分不穩定,怕你們來接我時我又被叫回來之類的,所以都沒有說清楚什麼時候回來──」
 
 
 
月棲,因為職業是飛機修理工所以常常沒有空閒回來,個性爽快豪邁,和自己從以前就是青梅竹馬───說穿了,也“曾經”是自己的初戀。
 
 
 
「對了,月伢呢?」睜著金眸眨著,沒發現到黃琳一聽到另一個的名字後,臉馬上轉成無奈。
 
「?月伢現在過得如何?」見黃琳沒有任何反應,又再度提出問題。
 
 
……你啊,可以自己去他那邊問他在幹嘛啊」因為收到中醫的藥單,黃琳轉過身打開中藥開始把各種不同中藥撈起幾匙丟入一個大玻璃罐中的幽幽說道。
 
 
只見月棲歪了歪頭,及背有些凌亂的黑髮輕輕擺動。
 
 
 
「──什麼意思?」
果不其然,對方的回答是問句。
 
 
「哎───」隨手拿起便條紙把一串地址寫下,在月棲還沒再度發問時把便條紙塞入月棲手上。
 
 
「?這個是……
 
 
「這是月伢現在在工作的地點,你可以去找他沒關係。」低下頭繼續調配著中藥,他相信月棲會知道那個市區是什麼樣子的“地方”……吧?
 
 
 
「這個市區──……」一向樂觀的月棲難得的皺起劍眉,神情難得的凝重
 
 
 
棕眸望向對方──月棲知道!太好了,這樣他就不用浪費口水去說明了!!……
 
 
 
 
「月伢在市區工作啊!真是太好了~!」露出開心的笑容,月棲一付欣慰哥哥的說著。
 
 
 
“喀咚!!”
 
黃琳一頭靠上面前的牆壁,手上的塑膠藥罐掉落──黃琳不敢相信
 
 
 
不敢相信月棲不知道還對於月伢的工作感到開心──!!
 
 
 
「黃琳,你的藥罐掉下來了耶…」
 
「……你不知道…?」
 
「藥粉都跑出來了,不會被你爹罵嗎…?」
 
「你真的不知道……??」
 
「??什麼知不知道?」
 
 
果然──
 
對方只是好奇的看著自己,殊不知讓自己差點用頭撞牆的元兇就是他自己。
 
 
「哎哎哎哎……~~~自作聰明想成你看得懂是本姑娘不對……」蹲下把藥罐拿起封住,黃琳無奈的嘆著氣,說出的話似乎是在對自己說也對對方說。
 
 
「咦?…什麼?」
 
「不不…沒事沒事,月棲…你如果要去找月伢小弟弟的話,就趕快去吧。」起身拍拍仍然搞不清楚狀況的月棲肩膀,唯有“哭笑不得”能夠代表黃琳現在的心情。
 
 
「啊,好──你工作還可以吧?」雖然搞不懂對方的意思,但是看黃琳要說的好像也沒不是什麼重要事情,那也就罷了。
 
「嗯~嗯!還可以啦,只是一想到等等12點還要繼續修課,就覺得很累罷了。」想起要上課才示意到時間的問題,拿起掃把的手停止,黃琳著急的抬頭看看時間──再過5分鐘就要上課呢!!!
 
 
 
「哇啊~來不及啦!」
 
 
「不知道今天是哪個教授的課──不要點名啊!!」
 
 
「用跑的來得及嗎??不行!不管怎麼樣都會來不及!」
 
 
「教授~~~請別點名啊!!」
 
只見黃琳一邊著急的嚷嚷一邊把長袍脫掉拿起課本,完全沒注意到自己忽然大叫的行為嚇到了多少正在現場針灸的客人們。
 
 
 
笑著,看著黃琳那著急的模樣讓月棲感到十分懷念,約有好幾年沒親眼看到黃琳和自己的弟弟了……總是從黃琳的電話中聽到他們最近的消息,本來有些擔心兩個人會不會變得連自己都不太認識的…
 
 
 
 
沒想到,黃琳沒有變多少。這讓月棲會心一笑。
 
 
 
 
「月棲─?你在那兒傻笑個什麼勁啊?你不趕快去找月伢嗎?我要去上課了!」從剛才忙完後就看到月棲一臉傻氣的笑著,換成黃琳疑惑的看著月棲。
 
 
「啊?我明天才要去找月伢啦,你趕快去上課吧,我等等要回飯店休息了。」
 
 
「嗯~好,那我先走囉!看你要跟我爹寒寒喧還是怎麼的,我先走啦!」
 
 
只見黃琳非常豪邁的奔跑而出,最後到達店面外後,一個轉角離開了月棲的視線中。
 
淡淡的笑著,月棲整了整有些凌亂的黑髮,慢慢走往內部準備像對方的父親請個安。
 
 
 
──不知道,現在月伢有沒有變很多呢?
 
 
 
 
 
 
 
 
39‧心機兄長
 
 
 
果然有問題。
 
 
停下正打著資料的手,伊東華瞇起了眼睛,看起來充滿了頑固哥哥的霸氣。
 
 
舉起右手看著手錶上的時間後又看看高掛在牆上的時鐘,伊東華的神情更是難看──
 
 
從上次被那位“變態詭異”先生請客已經是數禮拜前的事情了,從那天開始,他就不停細細觀察尤恩每一天的動作,當然,傻裡傻氣的尤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自家兄長的第一觀察對象了。
 
 
 
 
大前天是凌晨四點回家。
 
前天是凌晨五點二十一分回家。
 
昨天是早晨六點三十四分回家。
 
 
 
然而今天──咬起牙關再度瞥視時鐘,已經早晨七點半了還沒回家!!!!
 
 
 
伊東華快要生氣……不,應該說已經氣死了。
 
 
──為什麼他到現在才發現到尤恩有問題?為什麼?這就是伊東華最氣的事情。
 
 
想起一直以來,尤恩每天要上班時那瀟灑揮手道再見的畫面──他怎麼都沒察覺到尤恩有問題!!!???
 
 
 
笨啊!!自己笨啊──也為居然被尤恩騙這麼久的自己感到挫折。
 
 
 
 
從他說「自己找到穩定工作」那句話開始是好幾年前的事情,沒想到……他到現在才知道尤恩可能在做不正當的工作…
 
 
 
 
挫敗!!超級挫敗───
 
 
雙手不留情用力垂向鍵盤,根本不管鍵盤會不會就此壞掉──伊東華現在腦海只有一句話:
 
 
 
「尤恩你這傢伙在不回來,小心我等等殺了你!!!」
 
 
 
 
雖然理智到了邊緣,但也不忘按下存檔把剛才想到的好研究都存下,伊東華開始在家中來回渡步,左一聲抱怨,右一聲咒罵,看起來極像個等待丈夫喝酒未回家的神經質家庭主婦。
 
 
 
「我回來了──…!?華哥,你還沒睡嗎??」救命的鎖聲開始,讓伊東華緊繃的情緒終於鬆開,但是──同時也是開啟地獄之門的關鍵。
 
 
「??──華哥?」只見從渡步停下的伊東華沒有任何的動作,單“蠢”的尤恩開始擔心起自家哥哥是否身體不舒服了。
 
 
 
「嗯,沒事~尤恩工作很累吧?哥哥幫你做個早餐怎麼樣?」
 
沒想到轉過頭的是笑容可掬的伊東華,只見伊東華笑得璀璨輕盈的拿起圍裙穿在身上,看起來是多麼人畜無害,和剛才來回渡步一臉鬼面的男人根本是天差地遠。
 
 
 
「耶?好啊!華哥做的東西最好吃了~」尤恩當然沒發現到自己兄長有什麼太大的轉變,殊不知這一步正是伊東華另一個計謀。
 
 
 
 
「那麼你等等我,很快就做好了~」轉過身背對尤恩,伊東華熟練的拿起兩顆蛋打在碗中,快速的攪拌
 
 
 
坐到餐桌旁,尤恩撐著下顎看著伊東華背對著自己料理菜色的模樣,讓尤恩心懷有種暖呼呼的感覺──是有多久沒吃到哥哥親手做的料理了?
 
 
想著當自己終於完成一天的工作後,疲憊回家所看到的就是窩在沙發上補眠的伊東華,他知道伊東華十分努力的研究著各個發明,所以他能體會伊東華的疲倦,只要看著他的睡樣就會讓自己一天的疲勞能夠消除一些──儘管肚子很餓。
 
 
 
哼著走音的小調,尤恩開心的晃晃頭在桌上敲著不成調的拍子,看起來是多麼開心啊。
 
然而,伊東華邊熟練的把蛋吐司放置盤上加上一些蔬菜水果後,黑眸偷偷看向尤恩──那個完全不知道探測現在才要開始的笨弟弟:尤恩。
 
 
是的,從一開始尤恩坐至餐桌上時就已經上了伊東華精密的詭計,矇騙人的神不知鬼不覺調查,是伊東華最拿手的。
 
 
 
「來,你很久沒吃了吧?這是久違的早餐─」把早餐放置尤恩前面,低下頭聞到的是以前不曾出現在尤恩身上那成熟香水味。
 
從嗅覺上就可以知道不是什麼廉價的古龍水,而是真的名牌昂貴的香水……而從香水中又可以聞到那被香味遮掩住的淡淡酒味,討厭酒燻味的伊東華忍不住的蹙起眉頭。
 
 
「耶~~謝謝你!華哥──」感動的抬起頭給予伊東華一個燦笑,殊不知被瀏海擋住那淡淡的擦傷被伊東華看入眼中。
 
 
轉過身慢慢走向尤恩對面的餐桌,在轉過去的同時臉色忽然變得十分難堪……甚至該說已經咬牙切齒了。
 
 
好小子──!!果然是跟別人打架是吧?還是真的被有錢人包養??是那個綠髮男人,還是另有其人??或者該說這已經到了未知的粉色世界──?!
 
腦海陷入一陣混亂,什麼假設全部都跳出來似的,但是他仍然馬上恢復冷靜,告訴自己那些只是可能──不會那麼混亂,對!
 
 
 
「不會…你辛辛苦苦工作,身為哥哥的我卻沒幫你做任何事情……這是應該的。」沒想到轉過頭又是剛才好哥哥的臉態,變臉比翻書還快。
 
 
看著伊東華,華哥居然會說這樣的話──他不曾聽過哥哥這麼說過呢!!感動的用袖子擦擦眼睛,讓自己能馬上恢復。
 
 
 
「……尤恩,你的手關節怎麼會受傷成這樣?」看著尤恩舉起的那滿是擦傷的手,他果然在做什麼不好的工作──……
 
「!!!耶!?」嚇得馬上把手藏到身後,尤恩的綠眼說睜得多大就有多大。
 
 
 
「呃──呃!沒有,我…我走樓梯跌倒!!對,跌倒!」一聽就知道是臨時想到的謊話,就算不聽他所說的這粗糙謊言而看態度也……知道是在撒謊。
 
 
站起身拉開旁邊牆上的櫃子,伊東華拿出了一個醫護箱,神情是有些無奈卻也有擔心。
 
──雖然很氣弟弟那不為人知的粉色(?)工作,但是…看到那永遠不在乎受傷的尤恩,自己總是再度放軟………
 
 
唉…對,先把受傷處理好,什麼工作啊、不可思議的事情就暫時拋到腦後。伊東華想著。
 
 
「過來,哥哥幫你處理傷口吧。」手輕輕的示意尤恩過來,對於尤恩的傷感到生氣卻也有著心疼。
 
 
綠眸驚訝的看著伊東華……什麼?華哥要幫自己包紮??
 
 
「快來啊!」不耐煩的皺起眉頭。
 
「阿…!喔、喔──」慢慢垂下寬大肩膀乖巧的把手伸出,像極了一隻聽話的大狗。
 
 
從救護箱中拿出碘酒後拿起棉花棒沾上,伊東華抓起那比自己還大的手,溫柔的擦在傷口上。
 
 
「……咿!」雖然擦傷大致上都已經複合,但是比較大的擦傷仍然會感覺到疼痛。
 
「誰叫你“走路”不看路才會“跌到”……。」故意酸溜溜的說著,果然對方是驚訝的看著自己,變得有些僵硬。
 
 
 
 
唉......輕輕嘆氣,要問的問題太多、想知道的事情太多,卻不能一倂的對著由恩說清楚講明白,他知道越逼問對方,他就會越退縮,到最後就是什麼都無法知道。
 
 
身為一個哥哥,要眼睜睜看著弟弟做著不敢告訴自己的工作……當然是又緊張、又擔心。
 
 
 
可是…………如果,尤恩這麼做全是為了自己呢?
 
 
因為自己專精研究,非常需要一筆研究費,但是家中也要有個基本生活費,如果自己是尤恩……或許,也會為了家而去做不能說的工作吧?
 
 
 
──要不是自己,是吧……?淡淡笑著,笑痕卻有著苦澀。
 
 
 
「華哥?怎麼了嗎…?」突然出現的問句把伊東華拉出了思考漩渦。
 
 
抬頭看到的是尤恩那帶著擔心的神情,淺綠眸緊緊的盯著自己,把伊東華都看得有些不自在。
 
 
「啊……沒事,什麼都沒……有。」站起身收拾著救護箱。
 
 
 
──沒事的話,為什麼我叫了好幾次才回答我?想要這麼說出,但話語到了喉嚨就嚥回去了。
 
 
放好救護箱後,往後一看──尤恩正帶著不滿卻又難過的眼神看著注視自己,嗯…他知道尤恩那種眼神是什麼,就是自己有心事還不對他說的意思。
 
 
 
輕輕嘆氣,把櫃子關起……他走到了尤恩面前,摸摸他蓬鬆的頭髮。
 
 
「沒事,真的──……好了,吃飽該去睡了吧?晚上不是還有工作不是?」
 
 
「華哥……」只要伊東華一拿出溫柔哥哥的模樣,就讓尤恩只得乖乖聽話。
 
 
「那麼─有煩惱要跟我說喔!不要自己一個人承受煩惱…」仰起頭看著面前的伊東華,綠眸中只有那擔心。
 
 
 
──老實說,有這麼乖巧的弟弟真的讓伊東華感到十分欣慰,雖然不是親生的……不過伊東華相信他們兄弟間的感情比一般的親血兄弟還更濃厚。
 
 
 
看看這已經長大成人的弟弟……那認真佇立的劍眉、淡綠的雙眸、堅挺的鼻子、豐厚的嘴……
 
還有修長的身段,頸上那小小的紅點……都是他在年輕時辛辛苦苦養育才───咦咦!!紅點!!!???
 
 
 
 
「好痛!!華哥…!」
 
 
溫柔的黑眸馬上睜得跟銅鈴一樣大似的,用力扳住尤恩的臉不讓他低頭──絕對、一定、真的是紅點!!!
 
 
 
他知道這是什麼,這是以人類的桃色學(?)中。
以唇觸碰在對方肌膚上、接著用嘴以吸吮的方式達成真空的物質原理,在隔一段時間的到充血狀態後,就會產生在對方肌膚上的奇怪東西。
 
 
 
也就是“吻痕”
 
 
 
震驚卻無法表達、恐慌也無法表達、生氣更無法表達。嘴巴一張一合就是說不出半句話,活像個胡桃鉗的嘴巴般未曾閉上。
 
 
 
「??…華哥?華…華哥?」看著早已變成石柱的伊東華,大膽的用手拍拍對方的臉頰,就是沒有反應……
 
 
「沒反應?……唔哇!!!」沒想到當自己放棄的時候,伊東華突然抓住了自己的肩膀,讓自己嚇了一跳。
 
 
眼前剛才呆滯忽然紓醒的哥哥,從那最之前的溫柔架式變成了………鬼面哥哥
 
 
 
「說,誰?不、該死的誰?不、是招惹到誰?不、是變態?同性戀?色狼?神經病──!?」
 
抓住自己的肩膀,伊東華的手不停的顫抖,咬牙切齒──或該說已經長出獠牙,眉頭皺得可怕,黑眸彷彿可以殺人一般──的看著自己!!
 
 
「什麼?什麼東西──??」完全被自己的哥哥嚇壞──為什麼華哥會忽然變成這樣!?
 
 
 
「說──!!到、底、是、誰!!!」忽然瘋狂的搖著尤恩,伊東華完全失去理智了!!
 
 
「說什麼~!?什麼到底是誰?!華哥!住手啊~~~~!!」
 
 
被對方搖的頭昏眼花,完全搞不清楚伊東華到底要問什麼、知道什麼,可憐的尤恩就這樣不停的被當成發洩的東西般不停的被搖晃著。
 
 
一個不小心尤恩坐著的椅子,因劇烈的搖晃失去平衡椅角一個落空,兩個人同著椅子一起跌到了地上。
 
 
 
「……痛……痛死…了。」趴在尤恩的胸膛上,雖然有尤恩當墊子但是仍被椅子拐到了腳而疼痛,伊東華理智終於回來,他整理著因跌倒而零亂的長髮慢慢坐起身。
 
 
 
「!!──尤恩!!你沒事吧?!」用手拍拍尤恩的臉頰,發現到對方已經昏倒了。
 
 
天啊……!他剛才到底做了什麼──!居然把尤恩從椅子那推下,雖然自己也很痛,但是錯全是自己啊!!
 
 
「尤恩!醒醒啊──尤恩?尤恩?……!!」
 
 
沒想到當自己緊張的亂拉著他的衣服希望他醒來時……一根髮絲纏上了手指,讓伊東華停下動作。
 
 
 
 
──金髮髮絲。
 
 
 
微捲的金髮髮絲。
 
 
 
髮質非常好的金髮髮絲。
 
 
 
 
 
自己,完全──不認識的髮絲。
 
 
 
 
轟──……憤怒已經累積成了大火山,不停的噴出石灰和恐怖的泥漿,受害者是誰?就只有那可憐昏倒的……尤恩。
 
 
 
嘴角勾起恐怖的笑痕,臉上出現了不明的黑影,瘦小的肩膀慢慢抽動著,握住髮絲的手用力且顫抖著──伊東華,發飆了。
 
 
 
………你,不想讓你老哥知道?
 
 
 
……….你,以為可以讓哥哥坐視不管?
 
 
 
 
不可能!!!
 
 
 
你死定了──尤‧恩!!
 
 
 
我伊東華……不阻止你繼續在那種危險的地方工作,我就不姓伊東!!!
 
 
 
 
恐怖的殺氣不停散發,遍佈家裡、也到了外面,經過的狗兒都因為害怕而繞道,安靜的嬰兒易察覺到都害怕的閉嘴,甚至…連進入昏迷的尤恩似乎也因為這殺氣帶來的惡夢,而緊緊的皺起劍眉。
 
 
 
伊東華,決定……就不會改變!!
 
 
 
你死定了──尤恩!!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4/17  作:黑貓阿優
 
 
下回題字:優作因為不能跟翼等人慶祝而憂鬱吧……()
 
 
作者們說:對不起對不起拖了這麼久…(被攪爛)
     要怪就怪那該死的網頁設計老師,害某優很有壓力打不出來()
     不知道為什麼打得異常長(?←尤其是伊東兄弟那)
     簡直,以後不能在開天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