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茶會]櫻桃回憶錄(瑾成生日賀文)


烈日高掛在萬里無雲的空中,不停散發出恐怖的熱能讓走在路上的人都有種自己會“融化”的錯覺。當然,在最炎熱最難受的時候人們就會尋找有著冷氣又有冷飲的店面或是咖啡廳。

 

 

也就是離城鎮不算太近、在山區處卻不會太遙遠,看來讓人心情平靜的咖啡廳:黑貓的瘋狂茶會。

 

 

茶會內,忽然湧進的客人讓工作人員馬上忙碌了起來,工作人員忙著做好份內、份外的工作,掛著親切或好看的職業笑容,在怎麼忙亂也不會忘記心平氣和的為每個客人服務,就是為了讓初次進來或是常常拜訪的常客們能夠得到最好的服務品質。

 

 

 

 「小黑,A桌加點一客草莓巨大聖代。」紅毛短長髮的男人對著櫃檯的人員說著,接著又被旁邊的客人叫住並且點餐。

 

 「好!」名為小黑的少年露出開朗的笑容,也對著廚房的內部人員再度重複剛才的話。

 

 

 「笨蝙蝠,F桌要焗烤布丁、鮮果果凍和本店特調花果茶,搞錯就扁你!」銳利的細眼狠瞪櫃檯的小黑,豐唇嘟得更高。

 

 「啊~…好啦!我知道了…不要打我啦~!」還沒被打就先哀求,不過這也很像小黑的作風。

 

 

 

雖然忙碌卻也不忘逗弄工作夥伴讓對方不會因為忙碌而暴躁……呃,雖然BOBO似乎不是開玩笑的…?

 

 

 

 

 「謝謝囉~ˇ歡迎下次再度光臨ˇ」本茶會的老闆兒子用著好聽且有些嫵媚的嗓音對著離去的客人說著,不忘再給客人一個美麗的微笑。

 

 

 

 

茶會的休息時間讓原本擁擠的人潮換來一陣清靜,雖然晚上7點後還會再度營業,不過這短短的空檔對於茶會的每個成員來說都是最珍惜的美好時間。

 

 

 

 

 「呼──!大、家、辛、苦、囉~~~………」直接癱軟在櫃檯內的地板上,小黑雖然想大聲喊著,不過聲音只剩下微弱的氣音。

 

 

 「死蝙蝠,不要在這裡擋路…!」把剩下盤子準備放入廚房時,經過櫃檯不忘踹小黑幾腳。

 

 「好痛!你好粗魯~~BOBO……痛啊!!」再度被重踹幾腳。

 

 

 

對於BOBO和小黑這種你打我挨的相處模式大家早已經習以為常,眾人直接你走的你走、你睡的你睡的分開行動。

 

 

 

 「──瑾成,等等你有要去哪裡嗎?」抬頭看著一臉想睡的瑾成,朔皇溫柔的問著。

 

 「啊…我想去庭院的走廊睡一覺……呼──」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再加上那雙快瞇起的金綠眸,就可以知道方才的忙碌讓瑾成多疲倦了。

 

 

 

接著,朔皇看向窗戶外明顯有比剛才還微弱的陽光,朔皇勾起好看又溫柔的微笑。

 

 

 「嗯…等等我還要處理一些茶會的事情,在走廊睡覺小心溫度太高喔,不要中暑了。」

 

 「喔……呼──拜拜。」

 

 

 

隨意的對著走遠並對自己輕輕點頭以示再見的朔皇揮手後,開始脫下身上那拘束自己到不是很舒服的襯衫,他就是搞不懂為什麼人類對於這種衣服都會劃上是禮貌的等號…?

 

 

 

 

 

 

※※※

 

 

 

原本無雲的天現在也凝聚了許多的白雲,讓烈日的陽光柔合了許多,悶熱的氣溫是沒有什麼改變,但是對於準備睡午覺的瑾成來說,還算是及格邊緣。

 

 

 

換回行動方便且輕鬆的體育服,在廊上隨便找了個用白石作成的椅位躺了下來,走廊的上方是有個屋頂,但是頑強的烈陽還是會從白雲中露出光線繞過屋簷照向躺在石椅上的瑾成。

 

 

他撇開頭輕輕皺了皺短眉,拿手草率的擋在自己眼前讓陽光不會刺激雙眼,手背在閉起的眼皮上慢慢的來回磨蹭,挪了娜身找個好姿勢躺好,並且抱怨著都8月中旬了太陽還是如此的螫人。

 

 

 

 

 

──對喔……8月20號………

 

 

 

 

金綠眸只睜開了一半,雖然是有點吃驚今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不過似乎也沒有很高興或很興奮的反應。

 

 

 

 

  沒想到,在這裡的生活又過了一年啊?

 

 

 

金綠眸再度閉起,像是在回憶什麼似的。

 

 

 

 

從那自己的故鄉:紅貓族部落離開後,一眼望去也已經過了2年…不,加上這一年的話也有個3年了,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聽來如此漫長的辭彙居然只是一剎那的功夫就到了。

 

 

 

從那隻迷路的笨蛋貓闖入只有他自己知道的放鬆地方,以及被他那唱著可惡且據說叫做“笨蛋之歌”的音痴語調激怒後追到人間的時候,或許就是他來到這茶會認識大家的開始………

 

 

 

第一次碰到的人類,就是朔皇。

 

 

 

初次見面時,他那柔和、善良讓人會放下戒心的微笑,到現在仍然清晰得宛如昨天的記憶,還有他親切的對自己伸手時雙方產生誤會的好玩情況,最後的握手……都是那麼的溫柔、那麼的親切。

 

記得那陣子的自己還懷疑著朔皇的溫柔是真的還是假的,不過……無可置疑的,朔皇就是這樣的人,對每個人都是如此溫柔、包容的人。

 

 

 

然後,原本只有他們兩個的茶會中,也在不知不覺中加入了白鶚和BOBO

 

 

 

 

當時比較仔細的情況他是忘記了沒錯,不過他就是記得那天是比平常還更加寒冷的夜晚中,在茶會努力做好服務生職務的自己忽然被一個人抓住了尾巴……

 

 

 

──沒錯,就是那永遠都是101笑容的白髮男人:白鶚。

 

 

 

毛骨悚然的是,身穿厚實毛皮大衣加上紳士黑頂帽的他在看不到他雙眼神情的情況下勾起的詭譎笑容,還有那不停來回細細撫摸他早已聳立貓尾的雙手,然後說出的那可怕低沉語調──

 

 

 

  ………好吧,他是忘了,不過他很慶幸自己忘記了。

 

 

  至少……不用每次一回想起來都要寒毛顫慄一次吧?

 

 

接著,才知道一直停在他肩膀上的綠色雞毛鸚鵡原來不是單純的鸚鵡,而是一隻懂得人心、尖銳刻薄的鸚鵡:BOBO

 

 

 

不過才剛知道這鳥類非比尋常時,白鶚卻殘忍的把BOBO隨意的丟到了朔皇身上………

 

 

 

那時候,真的覺得………BOBO滿慘的。

 

 

 

嗯,反正最後朔皇都有好好的照顧他,也要多虧白鶚的殘忍才能造就現在BOBO的幸福呢。

 

 

在冬夜中忽然出現的夥伴雖然讓人不知所措,不過那笨蛋老闆隨口的同意,也就變成工作或生活都居住在一起的好夥伴了……應該是“好”夥伴吧。

 

 

 

短眉皺起,被白鶚玩弄的日子數也數不完,氣到血管快噴血得情況更是不計其數,覺得相遇的那一刻真的是“孽緣”,不……是絕對的“孽緣”。

 

 

 

當白鶚一“無聊”時,遭殃的絕對是“自己”。

 

在過去和白鶚搭檔的BOBO很明顯的對於自己的安然,還有代替自己的受害者感到十分的滿意,雖然嘴巴不說,但是那神情真的太完美的全部表達出來了。

 

 

 

不過…在那次的颱風中吹來的意外動物,卻也讓BOBO幸福的時光再度消失無蹤。

 

 

小黑,在梅雨後第一次的颱風中,被吹落並且受傷的小小果蝠。

 

 

記得在颱風的隔天早晨時,朔皇慌張的把自己從溫暖的床舖中挖起就是為了翅膀受傷十分嚴重並且昏迷的小黑。

 

 

當時早晨的天空仍然遍佈了烏雲,細雨有時微弱有時強韌的揮灑在大地上,打開電視的新聞仍然報導這颱風的威力以及最新狀況。

 

當時…手上抱著受傷果蝠的朔皇,說什麼都要去市區找動物醫院來治療牠。

 

 

 

但是,颱風正肆虐著這地方,哪家動物醫院會開的啊?

 

 

 

BOBO、老闆努力阻止朔皇想不開準備衝出店內,大風還無情的吹打著用膠帶打成X字來穩固的玻璃上,當時心急如焚的自己真的恨不得把朔皇抓起來綁住阻止,但是他那雙難得從金眸中透漏出來的堅定,說真的,他的確心軟了……

 

 

不過鬧到最後的發展,更是讓人哭笑不得。

 

 

“我也是獸醫唷~”一句話,解決了這場鬧劇。

 

 

──沒錯,就是白鶚那天殺的,重頭到尾都在看好戲沒想要伸出貴手幫忙,到最後才給我說出這個超級重要的事情。

 

 

 

反正,最後在白鶚的醫療下,果蝠終於清醒了。

 

 

張著那可愛的大眼,當時沒有名字的果蝠在朔皇的身上快樂的又蹦又跳,讓原本神情凝重的朔皇逗出了以往的溫柔微笑。

 

 

小黑,是朔皇取的名字。雖然聽起來不是挺好聽的,但是那隻果蝠倒是很開心的。

 

 

 

變成朔皇寵物的小黑,當然讓同為朔皇寵物的BOBO感到十分排斥,然而排斥的原因則是BOBO認為小黑這麼笨拙單“蠢”的黑蝙蝠,根本不適合當朔皇的寵物。

 

 

──總之,BOBO幸福閒暇的時光,就在小黑的出場中畫下句號。

 

 

後面的生活,就是無時無刻都上演的你打我挨戲碼,雖然小黑被BOBO打得滿頭包,不過他還是不討厭BOBO……從這點來看,小黑真的有很強的“耐性”。

 

 

開朗的小黑常常和笨蛋老闆牽手靠肩的一搭一唱,是茶會中的開心果,和每個人的相處都是十分友好,不管茶會中辦了什麼活動都踴躍參加,更和朔皇兩人共稱「熱血黑髮雙人組」。

 

 

忍不住的勾起嘴角的笑容,過去到現在的時光真的轉眼間就到了,但是仔細回想時卻會發現到許多回憶……

 

 

 

 

其中,最讓自己驚訝的回憶大概就是……墨吧?

 

 

 

 

還記得那天的天氣是當時冬季中最寒冷的時刻,就算是在快中午也感受不到一絲陽光溫暖,正準備清掃庭院的枯枝樹葉時……門口,一箱看來有些重量的箱子放在店門口前。

 

 

老闆刻意附在上面的紙條似乎希望大家一起打開,經過討論後打開的箱子裡居然有………一、一顆頭?

 

 

記憶中小黑慘叫跌倒、BOBO因驚嚇而不小心脫口說出髒話、白鶚難得的睜開那雙總是瞇起的紫眼看來是滿驚訝的,而瑾成──則是那個睜著金綠眸楞住的那一位。

 

 

 

抱起那顆頭,朔皇似乎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似的輕輕撫摸,並且在稱呼對方時還加上了“少爺”的稱謂。

 

 

 

在大家的錯愕下才知道──原來,他就是傳說中的老闆兒子…?!

 

 

 

名為紅墨的少爺雖然總是露出嫵媚且美麗的微笑,但是天生的王者氣質仍然掩不住,比起和大家嬉鬧更喜歡捉弄看來單純的傢伙,不過還是會適時拿捏捉弄的限度…

 

 

最喜歡勾著自己手臂撒嬌的紅墨,也是他最好的夥伴。

 

 

 

 

啊啊……雖然離開家鄉後發生了許多事情,但是…有憂傷就會有喜悅……

 

 

雖然對於和某些人的相遇真的是孽緣,但是就是因為相遇,才會有往後一起的生活,這是他在家鄉中感受不到的情緒。

 

 

 

 

──或許,他會離開家鄉的原因就是為了這個。

 

 

和別人在一起,平等的重視、分享的喜悅以及克難時互相的幫助……都是,在這裡才能體會到的,真實存在的感覺…

 

 

 

意識漸漸的模糊,或許想太多自己想睡了…

 

睡醒後或許是傍晚了,然後,讓這一天不算是太特別的日子用平靜來帶過……這也是不錯的選擇。

 

 

 

──生日快樂…自己。

 

 

瑾成勉強的勾起一絲笑痕,全身都軟綿綿的完全使不上力,意識也跟著離開了自己。

 

 

就這樣睡著吧,瑾成是這麼想著的。

 

 

 

 

 

 

 

 

※※※

 

 

 

情涼的徐風吹拂過自己的臉龐,瑾成閉著的眼微微抽動著,慢慢打開茫然的金綠眸,看到的卻是上方眺望外方的朔皇,他正拿著一把扇子輕輕的搧著自己的臉。

 

 

 

 「啊…你醒了嗎?瑾成。」似乎是注意到腿上人的凝視,朔皇低下頭帶著往常的溫柔微笑輕柔的問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