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茶會]就算不說話,我,也知道你的真誠



清晨。

 

 

微弱的陽光灑落在落地窗的白紗窗簾上,淡淡的照亮房中的每個角落,躺在床舖睡得香甜的人輕輕的顫顫蓋上的眼皮,恍惚未清醒的金眸慢慢睜開,看著白皙的天花板,愣了半晌,才慢慢起身離開柔軟的床,坐在床邊緣,默默的打了個小哈欠。

 

 

把覆蓋至臉部的前髪勾至耳後,拿起旁邊的髮夾、髮圈把烏黑的長髮全部夾至後方,拿起了毛巾,前往浴室梳洗。

 

 

 

「咚喀──咚喀─…BO…BOBO」在浴室門旁的鳥籠輕輕晃動著,籠中青色的雞毛鸚鵡拍著翅膀整理整理了有些凌亂的羽毛,然後對著他叫出不同於一般鳥類的鳴聲。

 

 

只見他方才茫然的眼神清醒了,打開了鳥籠讓鸚鵡飛出,鸚鵡非但沒離開且聽話的停在他白皙手上,像是撒嬌一般。

 

 

 

「乖等我梳理好後,在幫你用食物喔,BOBO。」溫柔的嗓音響起,輕柔的撫摸著BOBO笑著。

 

 

BO……」閉起眼享受著他的撫摸,從手上飛到他的肩膀停下,然後跟著他一起進入浴室中。

 

 

 

沒想到才剛拿起牙刷擠著牙膏時,從下面就傳來巨大的聲響,但是他只不過是愣了一下,然後笑出淡淡的笑痕繼續自己的梳洗動作。

 

 

 

 

梳理結束,但是下面的吵雜聲仍不斷響著,他卻沒被影響的離開浴室,看來是已經習慣了這種每天早上絕對發生的慣例。

 

 

「──嗯?這是……」用毛巾擦拭臉的動作停止,他疑惑的看著在自己準備好的衣物上那莫名出現的信封。

 

 

 

 

沒記錯梳洗前沒有這信封的呀?雖然內心充滿疑惑,仍然拆開了信封拿出黑色信紙一看究竟。

 

 

 

To:朔朔  理健康起早早ˇ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唷!!    By老闆』

 

 

 

 

短短的一行字映入眼中,反而讓他不知所措。

 

 

 

BO──朔皇、朔皇──」在肩上的BOBO飛起在房內打轉著,最後落至籠中用嘴尖敲著飼料盒,示意他該餵食自己了。

 

 

 

朔皇仰頭看向BOBO,流露出溫柔的笑容,他從桌上拿出一袋小飼料包,走往籠子。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囉,來─慢慢吃喔,BOBO。」

 

 

從袋中拿出的飼料放置手心靠近BOBOBOBO乖順的低下頭輕啄飼料以免傷到朔皇的手,然後,下方又傳來了一陣吵雜聲。

 

 

 

 

 

 

 

 

 

「白鶚,你敢在把我變成小孩子,信不信我會在你臉上留下一塊淤青?!」低沉帶著危險的說著,就是想讓坐至對面仍一派輕鬆的白鶚知道什麼叫做害怕。

 

 

「呵呵─目前僅有青少年外表的你,傷得了我嗎?」不動於衷,切著豪華牛排對於瑾成可以殺死人的憤怒眼神根本不理會。

 

 

 

「你──!!!你這王八──」

 

 

「哇啊~~!瑾成,忍近點啊!鼻蔥洞──鼻蔥洞!!」吸食果子吸到一半的小嘿,奮不顧身的衝向前阻止身高才到自己半身的小瑾成,但是因為太緊張的關係導致口中的果汁都噴了出來、話都說不清楚,甚至噴到了瑾成身上。

 

 

 

 

「你這髒鬼給我滾開!髒死了──!!」死命掙脫小黑的懷抱。

 

 

「不、不口以──更白鶚當挑迷好速──!!」沒發現瑾成的掙扎原因是自己不停飛沫的口中果汁,就是死也不放開。

 

 

「是這王八蛋不停說話激我──你放開啦!!」似乎如外表般的血氣方剛,連內在都從成熟的大人變成了幼稚衝動的小孩。

 

 

 

「喝喝你真是容易激動呢~~瑾成。」說得像是事不關己,拿起了湯匙啜著濃湯的美味香醇。

 

 

 

 

「##……!!要不是你在今天這日子說出讓人會發飆的話……

 

 

「?……今天?什麼日子?」忽然插入的疑問馬上把火藥十足的氣氛打散,但取代的是讓人尷尬的沉默。

 

 

 

……大家?」朔皇想著自己是否說了無禮的話,試探性的問著。

 

 

「呃──就是今天啊,是朔皇你的………吱!」話還未說完,白鶚忽然舉起手發出“啪”的一聲,眼前的小黑馬上被一陣白煙籠罩,接著飛出來的卻是變成原形的果蝠小黑。

 

 

「白、白鶚?」

 

 

肩上的BOBO飛起開始啄著因驚嚇四處亂飛的小黑,朔皇急忙接住被BOBO啄擊蠻衝而來的小黑,朔皇不解的看著喝著湯帶著往常笑容的白鶚。

 

 

「沒事沒事~~…不過是讓他暫時變回原形罷了,讓他安靜的吃著果子也不錯。」笑著,說出的話非常直接又強硬。

 

 

 

白鶚把小黑變成原形的決定是莫名的理由,但是以往敢大膽吐嘈白鶚的瑾成也沒有做任何反應,只是低著頭啃著他的櫻桃。

 

 

 

……奇怪!可是,也不知道該說哪裡奇怪,朔皇也只能繼續吃著早餐,思考位什麼自己覺得這一如往常的早晨中,到底是哪裡怪異……

 

 

 

 

 

※※※

 

 

 

 

BOBO」用腳踢開在旁啃食果實的小黑,BOBO從發呆的朔皇腿上跳至閉上,睜著小眼看著朔皇,彷彿再說著“是什麼是讓你發呆呢?”

 

 

「嗯……BOBO,總覺得白鶚剛才好奇怪喔,雖然他平時就讓人摸不著情緒……可是,今天感覺特別奇怪。」撫摸BOBO的頭,輕輕的嘆了口氣。

 

 

 

「──而且,今天白鶚都沒有把你變成人型,還把小黑也變回來……為什麼呀?」仰頭往中庭看去,卻沒發現到臂上的BOBO回頭瞪著吃果子的小黑,然而小黑不過是垂下耳低頭繼續食用。

 

 

 

……!!」

 

 

靜靜觀賞中庭景色的金眸慢慢睜大,眐眐看著在某顆龐大樹上的紅色物體……不,那、那個好像是人!?

 

 

站起身離開了走廊,朔皇走往在樹上那可疑物體,心中有幾分知道那那麼大的特徵是誰──

 

 

過長下擺和服貼在樹幹上,從綠葉當中垂下的是一雙修長的腿,雖然沒有看到臉,也得知這就是老闆的兒子、茶會的少爺:紅墨。

 

 

「呃……墨,你怎麼會……」你……會爬樹……

 

 

對於紅墨一直都是文弱美艷印象的朔皇而言,真的讓他挺驚訝的。

 

 

注意到樹下人的注視,紅墨在樹上調整了位置後,趴在樹幹與樹枝處,神情悠然。

 

「哎呀~這不是朔皇嗎?有什麼事情嗎?」淡淡勾起嫵媚的笑靨。

 

 

「嗯不,我只是有點好奇,你在樹上做什麼?」仰頭看著在樹上似乎在摘什麼的紅墨,但是在樹上也沒看到什麼稀奇的東西讓朔皇感到疑惑。

 

 

「嗯~當然是為了今天囉~」說出不算回答的話。

 

 

「為了今天?」

 

 

想起今早收到的紙條、瑾成和小黑說到今天的日子……為什麼墨也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只見慵懶的紅眸轉為驚訝,卻很快的恢復的往常,但是紅眸卻帶了些惡質,勾起的笑痕更是加深。

 

 

「哎呀?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固做驚訝的看著朔皇。

 

 

誠實的搖搖頭,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噗呵呵呵──這個挺有趣的,沒想到你不知道啊~~」忍不住衝動的笑出聲,轉了個位置,背倚靠在樹幹長腿則交疊在樹枝上。

 

「不過啊~~本太子不太想告訴你耶~~

 

 

……咦?為什麼?」不懂紅墨為什麼賣弄神秘。

 

 

「因為……」手靠著下顎,微微嘟起了紅唇挑起柳眉。

 

 

「因為這樣比較有趣啊~」笑著,紅墨從剛才的坐轉為站,「現在應該不早了吧?不是該開店了嗎──店、長ˇ」

 

 

「啊對喔!」從口袋中拿出懷錶,發現快到了營業時間朔皇馬上緊張的收起了懷錶,轉身往店面的方向跑。

 

 

 

「喏──店長。」

 

身後的紅墨喊著,當朔皇一轉過去時紅墨丟過來的箭正好插在腳旁不到五公分的草地,讓朔皇冒了冷汗。

 

 

 

「這是?」拿起箭,仔細一看發現到箭的樣式十分的可愛,看來似乎不會傷人不過是種裝飾品,然而箭身上卻綁著一個黑色紙條。

 

「這是蠢貓給本太子說要轉交給你的東西囉~看你要丟掉還是收藏都可以ˇ」雙手插胸,故意惡質的說著。

 

 

溫柔的笑了笑後,朔皇打開了黑色紙條。

 

 

 

To:朔朔  今希望你能過的開心ˇ要過的快樂喔!    By老闆』

 

 

 

「老闆……」苦笑,手輕輕摸著用銀色漆筆寫的字跡,這種摸不著頭緒的暗示讓朔皇有些苦惱。

 

 

雖然很想轉過頭問紅墨這封信的意思,但是店面再不準備的話就趕不上營業時間,也只好繼續往店面的方向奔跑。

 

 

 

 

 

 

 

 

「您好,歡迎光臨本店。」帶著職業笑容的瑾成微微彎下身,恭敬對著進來的客人。

 

 

今日,店面的客人如往常般的多,但是朔皇覺得,今天是特別忙碌的日子。

 

 

 

因為……BOBO和小黑沒有辦法幫忙。

 

 

如果是之前,BOBO就會幫忙準備煮咖啡、洗碗等等事情,而小黑會在外方宣傳加上清理外面服務桌的垃圾等等,但是……

 

 

白鶚,沒有讓BOBO以及小黑變成人型──

 

 

呈現店面只剩下三位成員的情況,那麼身為店長的他就該下來幫忙瑾成和白鶚,但是……瑾成卻極力反對他下來幫忙,只是勉強同意他來準備咖啡等等事情。

 

 

現在是客人到達最高峰的時間,白鶚不止把客人帶入位置還得順便幫忙點菜單、瑾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