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創造者三季番外]彼君

 

 

 

 

 

 

現在的你,在我所看不到、去不了的地方。

 

 

 

 

想念你、掛念你,卻怎麼也無法再看見你。

 

 

 

 

你留下孤獨的我,離開了我。

 

 

 

我會努力變得讓天上的你再也看不到我懦弱的樣子,

 

 

 

 

 

我不會讓你操心……

 

 

 

 

 

不會讓你連在幽冥中還要擔心我。

 

 

 

 

 

 

 

 

 

 

你現在過得如何呢?我的哥哥……

 

 

 

 

 

 

迷茫中睜開紫眸,只見那幽暗的天花板多了一個長髮人的背影。

 

 

「──哥哥……」下意識的用手抓住的後頸,可以感覺到他細柔的髮絲穿過手的感覺,仰身抱住對方纖瘦的身軀,再度閉上雙眼。

 

 

 

「淳淳大人……!敝敝人是昑蘭啊!」因被抱住而用著顫抖的聲音細細低語,想幫對方拉起棉被的手停止,完全不敢有任何動作。

 

 

慢慢睜開紫眸,他放開了不停顫抖的對方,只見淳再度躺回床上神情有些落寞。

 

 

……原來是昑蘭。」──我以為,是哥哥

 

 

 

昑蘭不解的看看淳後,就把軟被蓋上淳身上,低下腰開始整理著有些凌亂的地板,並沒有說任何話語。

 

 

紫眸看向整理的昑蘭──他有著和哥哥一樣細柔、有些捲曲的烏溜長髮。

 

 

有如哥哥的烏黑細髮、那拿起衣物的手是多麼玉柔如女人,皮膚如象牙一般白皙,身穿的旗袍更顯示出他纖瘦的身材,但是那只是像而已。

 

 

 

 

沒有人可以代替自己的哥哥,那聰明絕頂、溫柔有魅力的哥哥:鳳……

 

 

 

 

伸出手抓住昑蘭的長髮,輕扯讓對方注意自己。

 

 

「──淳大人?」疑惑看向那沒有神情讓人猜不透在想什麼的大人。

 

 

「再把頭髮留長一點我不許你剪。」用力拉扯,完全不在意對方吃痛的表情。

 

 

「是……」忍耐著淳的粗魯,他點點頭表示知道。

 

 

他不懂為什麼淳大人看到自己總是說著一樣的話語但是,也只能聽話,不能好奇、不能詢問。

 

 

 

放開手,淳站起身整理著睡亂的旗袍,揮揮手示意對方離開。

 

 

 

 

「那敝人告退了──」恭敬的彎腰表示離開,打開拉門離開那灰暗的房間

 

 

 

關上房門只剩下孤單和死沉陪在自己身邊,唯一有陽光照進的窗戶,讓自己想起那個總是坐在窗下看書的哥哥,那寧靜的氣氛中只有輕輕的翻書聲,讓人無法打破那份寧靜的畫面。

 

 

 

現在──卻是那麼的遙遠,宛如夢一般那段曾經有的過去。

 

 

低下頭淡淡的勾起一抹笑痕,卻是那麼的悲傷、迷茫。

 

 

低望的紫眸慢慢往上吊,回憶起過去就想起那有著一頭綠髮,帶著慵懶翠眸高大的長官──總是在鳳身邊。

 

 

當時青年的自己雖然不知道什麼事情,卻可以知道他和鳳之間有著讓自己難以了解、清楚的關係。

 

 

兩個人在一起時總是有著讓人無法靠近的氣氛,回想起來……似乎真的有著這麼一回事。

 

 

 

現在憶起,也難以知道………或許該說,也不想知道。

 

 

 

 

 

 

 

「───咲也,難道你不會想念他嗎?」靠著木窗,他對著外面那沒有任何動作的男人說著。

 

 

 

男人──咲也,只不過是用著深墜的翠眸茫然的看著他。

 

 

沒有話語、沒有動作

 

 

只是站在那群群牡丹花中。

 

 

 

勾起諷刺的笑容,他低下頭笑著,是那麼的尖銳、那麼的可悲。

 

 

從幾何起,這總是把隨便掛在口中的男人不再說話,那深沉緩慢的低嗓門消失了,這十年──沒有再聽到他的聲音。

 

 

憶起,或許是那時,下著細雨、天上陰暗不曾晴朗的那天,鳳死的那天。

 

 

只記得當時自己泣不成聲,然而他並沒有掉下一滴淚水,只是沉默的抱著他冰冷的軀體,小心的抱在懷中,彷彿在呵護一般。

 

 

 

「鳳死了」──是他最後的話語,似乎從說出這句話後,自己也死了。

 

 

不再說話、不再有任何主見,現在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對自己來說不過是一個名換咲也的軀體罷了。

 

 

 

 

「鳳死了……是你最後說的話,還記得嗎?」並沒有看著對方,只不過是看著前方,空虛、笑得諷刺。

 

 

他低下頭,手深入了牡丹花中,不知道他的用意,或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鳳死了……只有我記得?咲也……還是,你也跟著他離開了?」頭靠著肩膀,放在膝上的手輕輕點著,低語,是告訴他、也是跟自己訴說。

 

 

 

從牡丹中拉出的手讓牡丹花瓣撥散在空中,慢慢的墜落,在空中、在花草上、在地上,在──咲也、你的身上。

 

 

 

 

 

你和他,我很清楚知道是不能割捨的。

 

 

你選擇跟著他離開,到了我不知道的地方。

 

 

 

留下我,在這現世。

 

 

 

孤獨、蒼茫的活著。

 

 

 

 

 

──剩下我。

 

 

 

 

 

是最後。

 

 

 

 

 

是最後、最後的結局。

 

 

 

 

 

《END》

 

 

 

 

 

 

死電腦砍掉重打讓某優哭了,不過重打打出來感覺是滿不賴的。

 

把淳寫得像戀兄控不是某優的錯,要怪就怪鳳長的太美(藉口!!!)

 

 

 

昑蘭:ㄑㄧㄣˇ  ㄌㄢˊ

=(這貓思想糟糕了),蘭是日本戰國時代織田信長的小姓:森蘭丸來 

啟名。

 

不知道您意下如太太,老實說某優挺喜歡他的。(你這忠誠控給我滾)

 

 

彼君,是日文的你和他之意。(大概?(歐爛))

 

其實想過最後用日文來結尾,某優放棄了……….日文是死穴,某優想哭(你去死比較快)

 

 

 

總之,結尾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