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19



 

 

 

34.純粹‧反制

 

 

 

看看手機上的時間顯示,先生已經上飛機了吧?

 

 

說真的,柳真的算是個很不錯的客人了,身為“豔顏”的中國服裝設計的香港代理商,不只出手大方,個性也比一般的客人好上許多,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喜歡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腳的吧?

 

 

 

 

「不好吃嗎?」

 

 

「不,味道很好。」對著桌子另一方的男人,笑了笑。

 

 

弄湯匙攪動了盤子裡的湯,身後的場景是有名的義大利式餐廳,

還有面前,那個慵懶的吃著東西的男人,就是自己在一個奇怪的情況底下,

答應的約會…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好像是請君入甕的感覺…

 

 

 

──也不完全是啦,就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等等帶你去有趣的地方,如果你覺得無趣那就…隨便吧…」

 

 

──又來了…隨便是怎麼回事…

 

 

努力著不讓怒氣外洩,鳳盡量用微笑來壓制,「恩…這樣啊。」

 

 

「阿…恩,隨便啦。」

 

 

──真是夠了,要是有人以後敢在自己面前說那兩個字,他一定撕爛那個人的嘴巴!那句話…那句…

 

 

 

「阿…隨便啦。」

 

 

抬頭對上服務生一臉要或不要給我一句話求求你的難做人的表情,心理嘆了口氣。

 

 

「不用了,我們不需要酒,謝謝。」

 

 

「阿…鳳,你不喝嗎?這裡的酒很好喝說。」咲也雖然面無表情,可是鳳看上去就是一臉,阿…不喝的人是笨蛋,有夠欠揍…

 

 

「啊?」皺眉 ──是誰說隨便的?誰啊!

 

 

「那麼,兩位需要嗎?」服務生對著長相在這場所引人注意,對話更引人注意的兩位帥氣美麗的客人。

 

 

「鳳,你要喝嗎?」

 

 

「恩,好啊。」

 

 

「不過你剛剛不是說你不…」

 

 

「咲也先生,這種事…隨便啦。」說完,鳳露出了個大大的燦爛笑容。

 

 

「啊啊…那就開一瓶來吧…」招去了臉上寫著得救了的服務生,咲也看著吃著東西,可是臉上很明顯著不爽的鳯,嘴角不竟勾起壞笑…

 

 

……也還好這個討人厭的表情沒有給鳳看到。

 

 

 

 

──────

 

 

 

「很漂亮吧…」

 

 

「恩…」

 

 

──他放棄了…

 

 

那個人所謂的有趣的地方,叫做在山上看星星。

 

 

 

瞧他剛剛還採著油門一路狂飆,是真的哪裡好玩,

說的也是,荒郊野外的…哪裡有趣?毒蛇嗎?還是窩藏在深山裡的逃犯?!

 

 

 

「城市裡…很難得可以看見星星呢…」

 

 

偏過頭,看見綠髪人專注的看星星的樣子,還有那雙綠眸,映照著星星的倒影的時候,就好像純粹的綠寶石。

 

 

「好漂亮…」

 

 

「恩?」移開視線,對上那雙帶勾的鳯眼。

 

 

「咲也先生的眼睛,很美呢。」鳳看著那雙漂亮的眼,發至內心的笑。

 

 

「……」看著那張漂亮精緻的臉露出的笑,比過照片上那些對著客人招牌式的笑不同,很純粹…「鳳也很美…」

 

 

伸手,大掌撫過鳳的臉,兩人這樣從對方的眼裡,看到自己的影像,還有天空佈滿的星辰。

 

 

「鳳的眼睛,好像會說話,令人印象深刻呢…」手指描繪著鳳眼,長長的睫毛,也因為撫摸而輕輕顫動。

 

 

笑了笑,鳳很難得的歸順著咲也伸來的大掌,靠近、服貼,像是享受手掌傳過來的溫度似的,還有咲也身上傳過來的淡淡溫和男性香水之外,最令人放鬆的,大概是咲也本身的氣味。

 

 

 

『好有趣…』咲也看著鳳難得的乖順,心理不免一絲得意。『恩…果然氣氛很重要…亞說的沒錯…』

 

 

老是隨便怎樣都行的他,一邊同意著亞給的建議,一邊享受著手邊的樂趣…看來捕獵計畫溫和一點也好… 首先要做的是… 

 

 

 

 

 

 

35.籃球比賽 ()

 

 

 

──結果什麼也沒做。

 

 

 

他們還真的一整晚都在兜風,看完星星換看日出。

如果沒記錯,簡直跟一般的男女約會模式一樣嘛。

 

 

 

 

──算了,這是他的損失。

 

 

 

回到熟悉的居所,鳳才鬆了口氣似的放鬆,咲也帶給自己的疲累超乎想像的大,

比工作時接待客人還累,至少那些客人並不用讓自己花太多的腦筋去應對,

而咲也這個男人就像天敵一樣,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完全摸不著頭緒。

 

 

 

「啊,哥哥,你回來了啊!」

 

 

淳穿著料理用圍裙,一手拿著鍋鏟,從廚房探出個小腦袋,對的鳯就是個天真一笑。

 

 

「恩…」脫下西裝外套,「你今天不用去團練嗎?」

 

 

「啊…那個啊,因為今天下午籃球隊有比賽,教練要我睡飽一點才好上場比賽。」

 

 

「那你那麼早起做什麼?」給自己到了杯水,飲下。

 

 

「因為中午約好了跟朋友先去吃飯,在一起去學校啊。」

 

 

說著說著,淳一個漂亮的甩鍋後,將兩個煮熟的荷包蛋,放入盤子裡。

 

 

「誰…」放下水杯,坐入餐桌。

 

 

早餐一一放上桌,對著鳳剛剛的發話斜過頭,一臉不懂:「啊?」

 

 

「我說,跟誰?」放慢說話的速度,表示不會在說同樣的話,如果淳在疑問,下場一定會跟盤子裡的稀飯一樣,被鳯給攪爛。

 

 

冒著汗,遞了副碗筷給鳳,「恩…就是籃球隊的學長…啊!還有金月啊~」

 

 

「金什麼…誰啊…」

 

 

「啊…呃…」糟糕,他好想吐嘈。「就是上次來家裡叫我起床那個,金頭髮,長的很高的那個啊!」就是你把人家弄哭了的那個啊…

 

 

「喔~那個愛哭的傢伙啊…」

 

 

「呃…」明明就是你把金月弄哭的啊…兇手不就是你嗎?

 

 

「嗯?怎麼?」

 

 

「不、不,什麼也沒有…」夾了塊瘦肉,唅進嘴裡。嗯…沉默是金啊…

 

 

 

 

「……碗洗好就快點把那難看的圍裙脫掉吧…真是礙眼。」

 

 

依舊悠閒的吃著自己碗裡的東西,鳳悠悠的說出了令淳差點噗的一口吐出嘴裡的稀飯的惡毒之話。

 

 

「……是,哥哥大人。」無奈的笑笑,自己辛辛苦苦的跑到量販店買的可愛圍裙被批評的一文不值,淳只能含著淚繼續扒著碗裡的早餐,一邊想著自己或許不應該太早起床,找罪受嘛…

 

 

 

雖然自己每次都跟自己講同樣的話,可是如果不做好像會發生不幸的事…

 

 

 

算了…,『當我犯賤行吧…』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3/21  作:Tsubasa

 

下回題字:  我們再討論你意下如何?

 

作者們說: 搬家好累…(這不是某人上禮拜的發言?!)

     不是因為收拾東西好累,是因為一直被碎碎念好累…

     真不知道咲也是用什麼方法讓鳳安靜的(用嘴堵住?)

     差點天窗,要死囉…(快去、快去)<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