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18

 

 

 

32‧所謂的包養

 

 

 

「唔──」皺皺劍眉,尤恩坐在吧台高腳椅上似乎又因為什麼煩惱而苦思著。

 

「尤恩你怎麼了?又在煩惱什麼?」注意到尤恩的異狀,優作微微歪著頭邊問邊擦拭著玻璃酒杯。

 

「該不會在煩惱你哥哥的研究費用?」拉開椅子坐至尤恩旁邊,美紀順便向優作點了一杯酒。

 

 

「不是啦──我在想華哥昨天跟我說的話。」嘆了口氣,開始拿起湯匙戳弄著冰淇淋汽水上浮動的冰淇淋。

 

 

「嗯?你哥說了什麼?」繼續擦拭著玻璃杯。

 

 

 

 

「──他說,我一定是被變態綠髮先生“包養”了。」

 

 

「噗──」很沒形象的把酒噴出,美紀馬上把從嘴角留至下顎的紅酒擦去,震驚的看著一臉驚訝看著自己的尤恩。

 

 

包養!?」這個大個子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曖昧的話!!

 

……尤恩你真的“不知道”包養的意思?」擦拭著被美紀用髒的吧台,雖然他並沒有做出什麼因驚訝而失常的舉動,但是從那雙快瞪得跟銅鈴一樣的貓眸,也可以知道優作是多麼震驚。

 

 

絕對不可能不知道!!不是尤恩故意裝傻就是他真的不知道了!!兩人同時浮現了這個想法。

 

 

「咦?幹、幹嘛這麼驚訝……我真的不知道啦!!你們的表情好可怕」慢慢後退,尤恩完全被美紀和優作的表情嚇得不知所措。

 

 

 

───你哥哥:伊東華,那個真的非常聰明、天才的伊東先生為什麼可以教出這樣的一個笨蛋呢

 

美紀和優作同時感嘆的嘆口氣,想必伊東先生也是費盡所有苦工才能把笨蛋養育到現在,能把她養到成年也不知道這類詞彙也是需要一大技術的但是,身為風化區一員,不知道“包養”會不會太扯了!!!

 

 

「呵呵你們在討論“關於包養”的部分嗎?」一陣低沉帶著磁性的成熟音嗓響起,卻沒讓美紀和優作感到陶醉,而是背椎一陣寒毛悚起的戰慄感。

 

 

「啊…BOSS─!」是的沒錯,本店能有這麼擄惑人心聲音的男人,就只有本店的老闆:亞。

 

「──想知道什麼是“包養”嗎?」直接轉向尤恩,修長的手抵著尤恩寬大的胸膛,微微仰起頭看著比自己高3公分的尤恩問著。

 

 

拜託你!!別傻傻的說想知道!!!優作和美紀張著嘴巴,在心中猛烈的祈禱。

 

 

「嗯!我想知道!BOSS──!」直接呆然簡單的回答,讓美紀開始鬆著緊鎖的眉頭,讓優作摀起貓眸不太敢看後續會有什麼發展。

 

「──包養就像這樣。」

 

 

抵著尤恩胸膛的手慢慢滑上,經過對方的鎖骨、頸部最後輕抓住他的左耳,再尤恩往左看反應不過來之時張口就是咬向對方的下顎。

 

只見尤恩因震驚而瞪大綠眸,從啃咬轉為碎吻移至右頰,在尤恩的右臉頰開始吸吮,讓現在的三個人都震驚得說不出任何話。

 

只見亞趁著尤恩還沒回神之際把手貼向對方臀部,撫摸還帶著深入

 

 

「噫!!唔哇──!!」因為感到恐懼而馬上耍開亞的手踉蹌後退,尤恩睜著大眼滿臉通紅不敢相信的看著亞。

 

「呵這就是“包養”的份內工作。」指指胸前左邊口袋,讓尤恩意識到自己胸前口袋出現的東西。

 

 

「哇哇!──」只見左邊口袋不知道什麼時候早有一疊厚厚的鈔票,尤恩不敢相信的看著仍帶著以往微笑的亞……BOSS到底是什麼時候放的!?

 

「包養就是當別人的地下情人但是會供你吃、供你住就像是養寵物一樣。」笑出誘惑人的笑容,亞瞇起金眼淡淡的說著。

 

 

「對了,那份是你這個月的薪水有什麼問題還能問我唷...^ ^」語畢,亞馬上轉過身離開現場,讓那三個被嚇傻的成員自己慢慢回神。

 

 

 

 

 

「──尤恩,你懂了吧?」

 

……我、我懂了……

 

 

「唉……」傷腦筋的撫著太陽穴,優作指指尤恩的臉,後小聲的語道:

 

「尤恩你臉上被種草莓

 

 

「咦咦──?!」馬上用手遮住右臉頰,這怎麼會這樣啊?!

 

美紀主動的拿起在旁邊被優作擦得可以發光的玻璃杯,還真的可以在那半透明的杯子上,看到自己右頰有一塊說來真的很明顯的紅印。

 

 

天啊說明一下簡單的形容詞何必去實踐呢老闆

 

 

只見那杯冰淇淋汽水的上漂浮的冰淇淋因為溶化而沉澱至杯底然後消失,就像是現在尤恩、優作和美紀的心情……被亞驚嚇到後心情非常低落。

 

 

 

──所以,從此尤恩得到了一個教訓。

 

 

 

就是有問題最好不要問亞老闆,不然後果會怎樣這就沒人敢保證了。

 

 

 

 

 

 

 

 

33‧裸露的曖昧

 

 

 

在一間有些狹小的房間,如果是一個人待在裡面的話反而是剛剛好,但是裡面確有著一間阻礙空間的雙人床,顯得房間看來更加狹窄。

 

「呼哈啊!」一陣有些粗操的低喘聲,微微顫抖後釋放在身下人的體內。

 

 

「喂我有叫你射進去嗎?清理很麻煩」吐出一簍白煙,他挑起單眉把菸又湊上嘴巴。

 

 

「討厭~~雅雅真是的,人家很努力了耶~」慢慢退出,茯語嘟起嘴看來不太高興。

 

男人─雅狂用著有些悠哉又帶著冰冷的眼神看著茯語,半張開的嘴慢慢飄出白煙,看在茯語眼中就宛如挑逗人一般,他慢慢的嚥了口口水後,才剛解放的昂起又再度挺進,

 

 

雅狂再度挑起眉看著還不想放過自己的茯語已經從他剛下班開始就做到現在,他還想再做?

 

然而當茯語想更深入時,下顎一個亮光讓自己瞇起眼睛,同時備抵住的頸部也寒毛直立。

 

 

「你很煩在繼續小心刀掐下去。」掐在茯語頸上的刀更加掐入,看來不是開玩笑的。

 

「唔雅雅還是這樣喔~人家想做嘛──」慢慢退出雙手舉起表示投降,他可不想被身下人殺掉白了自己的青春人生。

 

不理會茯語的報怨,雅狂直接起身坐在床邊把煙頭熄滅再度點燃一根菸,就是不給茯語面子。

 

 

「厚~~雅雅小氣鬼,你不是也很開心為什麼要突然拒絕我──」茯語倒貼在雅狂背上,雙手不忘往前摸胸吃豆腐。

 

把對方的手用力抓起阻止他的行為,雅狂站起身頭也不回的往浴室方向走去。

 

 

「──要不是你一直壓倒的話,我也懶得跟你做麻煩。」語末,“碰咚”的關門聲大聲響起,隔絕了兩個人。

 

 

 

打開水龍頭慢慢灑下的透明液體侵濕因為才剛完事而有些淫穢的身軀,低下頭解開髮圈放置旁邊,雅狂張開手把前髮全潑至後法想好好享受沐浴,沒想到那不吵鬧不行的性伴侶卻猛得敲打著脆弱的玻璃門。

 

雙眸慢慢看向被敲打的門,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刀拿出二話不說射向門,沒想到那力道卻可以把厚實的毛玻璃射穿,當然,在外面吵鬧的傢伙也閉嘴了。

 

 

──為什麼會認識這麼“吵”的人?而且還是性伴侶潑去下垂的前髮,雅狂戴著有些無奈的心情想著。

 

 

其實自己也忘了,反正很像是自己當保鑣不久後就變成這種關係了,連自己也迷迷糊糊的──沒記得太多事情。

 

只記得他對自己說了「你是我性伴侶最理想的對象」後,就變成這種肉體關係直到現在了。

 

不過那傢伙雖然吵、那把年紀還裝可愛……那方面技巧卻也挺不錯的。

 

 

至少到達了可以讓自己也甘願當號的程度,不然正常狀況自己都是號的……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都是他主動進攻?雅狂也不想回想,因為太麻煩了。

 

反正只要舒服都可以,這就是雅狂唯一想到的事情。

 

 

不過啊關於茯語其實自己也不是說非常了解他這個人,反正雙方所要的都只不過是對方的肉體、技巧罷了。

 

就像是茯語說的──他只喜歡自己的外表、肉體和面容,相對的他對茯語也不過是想要就做,只是喜歡他技巧而已。

 

 

 

──嗯嗯,不過這次的性伴侶好像很麻煩呢

 

不僅會當奧客刻意讓自己把他抓出去來賺取獨處時間,還在不知不覺中知道自己的住處,甚至當成自己家一樣的三天兩頭跑過來。

 

搔搔頭,麻煩是麻煩不過只要搬走就沒事了不是?雅狂同意的點點頭。

 

 

──反正先讓他纏住自己,不讓他纏住工作人員也是不錯。

 

況且……

 

 

兂,應該也很喜歡奧客不會纏上人員吧?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3/13  作:黑貓阿優

 

 

下回題字:我?嗯,我也忘了要題什麼字。所以在討論吧?(毆飛)

 

 

作者們說:嗯我不是故意要寫像A片一樣的標題(連開頭都很像)

     啊亞和尤恩真的的話誰是攻受?這某優也不想管…()

     哦雅狂和兂是什麼關係某優也不知道啦就這樣寫了

 

 

     耶?隨便啦、好麻煩(同時被咲也、雅狂師徒附身啦!!!!!)

 

 

     是說畢冊終於做好了某優開心到想哭(不過被同學揶瑜很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