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17

 

 

 

 

30.新的指名

 

 

 

「上次為你量身訂做的旗袍,還喜歡嗎?」

 

 

語落,男人大掌一伸,

曖昧的在鳳腿上,來回的撫摸,卻又不敢太深入。

 

 

「呵,先生真的很有眼光。」似答非答的說話,讓對方滿意的笑了笑。

 

 

「鳳真的很會說話,難怪我會這麼喜歡你…」

 

 

說著說著,對方硬是將鳳的細緻臉蛋扳過,姆指在鳳的嘴唇上來回的細細摩擦。

 

 

仰起一個笑顏,對著那個稱為柳的男人媚惑一笑,在對方的手更深入之前,將酒杯靠上他手背一放,「喝酒,好嗎?」

 

 

酒裡冰涼透出玻璃杯,露珠隨著杯緣,慢慢滑下,直到滴上男人的手上,他才恍恍忽忽地從鳳的笑容裡掙脫,反手拉著鳳手上的酒,一口飲下。

 

 

「鳳…過幾天我就要回香港了…」

 

 

柳將酒杯放置桌上,認真的拉起鳳的手,放置嘴邊,細細親吻。

 

 

「所以?」頭微微的側過,鳳眼帶著笑意的看著男人的舉動。

 

 

「鳳,我希望你跟我走…」男人將鳳的手貼近自己的胸口,一手攬過鳳的細腰。「我會養你的,你只需要待在我身邊,相信我。」

 

 

一陣沉默,男人的認真,在鳳眼裡看起來是如此的可笑。

 

 

 

──「相信我」…憑什麼?

 

 

笑,覺得可笑而笑,男人卻被這個美麗的笑容又失去魂。

 

 

很想無奈的搖搖頭,顯示對方的話語有多麼的可笑,不過在客人面前,還是壓下了慾望。

 

 

「後天,鳳我等你的回應,我希望你好好考慮?好嗎?」語落,男人從聖似的輕輕仰起鳳的下巴,親吻落在他敏感的白皙頸邊。

 

 

鳳眼沉下,仰頸的動作,在眼縫中,望進天花板上設計典雅的油墨水畫,就像無盡的天空,冷哼一聲,手往頸窩邊的腦袋輕抓,收緊,細長的手指扯上了男人的頭髮。

 

 

「嗚…」男人終於感到些許吃痛後,離開。

 

 

 

 

「不好意思。」一道恭敬有禮的聲音,打斷了兩人間的曖昧氣息。

 

 

發話者是店裡的微笑殺手,兂對客人彎身,以示抱歉,再靠上鳳的耳邊,耳語了 說了什麼,這才點頭離去。

 

 

先生,關於你的問題,我會好好考慮的。」瞇起鳳眼回笑,站起身,整理下衣服,「抱歉,另一邊有我的指名,先離席了。」

 

 

「好…鳳,我等你回來…」

 

 

丟給男人一個豔麗的笑容,勾起耳邊的黑髮,便頭也不回的漫步離去。

 

 

──誰管你去死,養你的大頭鬼,你就慢慢等吧…

 

 

 

不管是愛戀還是什麼的,只要對我瘋狂膜拜就好…

 

其他什麼都不需要,

 

那些東西,只要踩在腳底下就足夠了。

 

 

 

 

 

──────

 

 

 

來到兂給的指定位置,遠遠就看見那顆綠色腦袋,走近位置,才更加確認那個指名是誰。

 

 

「咲也先生?」

 

 

試探性的禮貌問話,雖然那個像是被搭救的行車之旅好像只是前天的事,鳳還是不太確定,畢竟咲也這個男人指定過煌和月伢,他是認為自己跟那兩種生物是不同種類,現在指名自己,不是因為好奇,不然就是只是來嘗鮮的。

 

 

「喔喔…」

 

 

「……」──好吧,他現在確定,眼前的這個男人真的是咲也,因為那種可以讓他覺得討人厭的說話方式,世界上沒幾個。

 

 

坐進座位,鳳很自然的順手將咲也杯裡的酒給添上一些。

 

 

「哇喔…動作真俐落。」那種面無表情的誇獎方式,似乎有惱怒了一下鳳。

 

 

──廢話…不然怎麼當NO1

 

 

很想翻白眼,不過鳳還是盡量秉持著服務精神,回以微笑。

 

 

「謝謝。」

 

 

「原來你會說謝謝…」像是滴咕的話,咲也回想鳳幾乎暴躁罵人的樣子,跟現在比起來…反差還真大…

 

 

「啊?」似乎沒聽到他的話,鳳不解的看向咲也。

 

 

「喔…喔,沒什麼,隨便啦…」笑了笑,飲下等了許久才等到的鳳給倒著酒。

 

 

「……」無語的看著眼前的男人詭異的說話方式…他覺得他跟這個男人相處一定會讓自己抓不到對方心思…太危險了。

 

 

「對了…車子…」放下酒,咲也抬起慵懶的綠眸,對上鳳的。

 

 

「車子?…啊…說到這個」──我就有氣,那個死車伕

 

 

「嗯?」發出單音的疑問。

 

 

「那個啊…沒事了,」舉杯,「我可以跟你道謝嗎?」

 

 

杯子跟杯子輕輕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啊啊…那種事…隨便啦…」再度飲下一口酒,咲也抓抓頭髮。

 

 

──隨便是怎樣?算了…

 

 

「好吧…如果你不要那就…」

 

 

「後天…」

 

 

「啊?」

 

抱持著不要拉倒的想法,話還沒說完就被插話,確實讓鳳思考停了一下。

 

 

「後天…陪我去兜風?」

 

 

「咦?」

 

 

「不要就算了…」

 

 

──等等,現在是怎樣?!要跟他出去的人連排隊都排不到,這個男人既然說算了?!

 

 

「不,我去。」挑眉──這口氣我可嚥不下!

 

 

「確定?」

 

 

「當然,後天我剛好放假。」

 

完全沒發現跳入對方激將法的圈套,心裡還暗自計畫要讓對方屈服於自己底下的鳳,現在在咲也眼裡真是覺得可愛極了。

 

 

 

「啊啊…那真是…太好了呢…」笑著,綠眸移過對方臉上,到嘴邊的酒杯噸了噸,

薄唇露出不易發現的淺淺,充滿心機的笑容。

 

 

 

 

 

 

31.宣染

 

 

 

早晨,在繁華街裡,才算是一天的結束。

 

 

如往常下了班,鳳應該要坐上專車,然後回家,好好放鬆自己,

不過這一切前提,都要有那輛車才行,而現在…

 

 

「該死…」

 

看看手機上的時間顯示,標準的七點整,而昨天那個害自己沒車可以回家的傢伙,傲氣的說著明天六點會準備好車子來迎接他,而現況是…什麼鳥都沒有。

 

 

──騙子、渾帳,就知道不能相信廉價勞工。

 

 

不爽,鳳危險的瞇起鳳眼,看來有人死定了。

 

 

「算了…」在找人算帳之前,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打開手機,俐落的按下了ㄧ串號碼,

裡頭響沒幾聲,耳裡就傳來對方冷冷的聲音。

 

 

﹝喂…﹞

 

 

「優,來載我。」鳳義正言詞的發話。

 

 

﹝晚上不是載過了…﹞

 

 

「所以說現在早上了。」

 

 

﹝如果你的個性改一改,不要把司機都嚇走,現在也不會淪落到沒人接送。﹞

 

 

「不要像老媽子碎碎念,我想回家。」

 

 

﹝這是求人的態度?﹞

 

 

「…來載我…」

 

 

﹝如果你口氣好一點我可以考慮看看…﹞可以想像優不是很滿意,卻也不至於太狠心,於是決定再給鳳一個機會。

 

 

只見雙方都沉默了下,鳳才緩緩開口。

 

 

「…快來載我?…」硬著頭皮,鳳嘗試著說出有人性的話…放軟語氣。

 

 

不過,鳳這種從來不求人的高傲態度,以為加個快字就算禮貌,

想當然爾,優很直接的給了回應──掛斷電話。

 

 

 

「嘖!」皺起柳眉,看看被掛斷的電話,倔降的個性就是打死也不再打第二次,不過說起信任的人,除了優,鳳是誰也不想的否決所有人。

 

 

也不是故意要否決那些工作夥伴,不論是楓,還是月伢或煌…但是真要他打從心理相信並且依賴,除了從小了解自己的優,或許他不會想完全去接觸一個人。

 

 

貶貶嘴,就是苦腦之際,遠方就駛來ㄧ輛非常亮眼的紅色法拉利,快速奔馳過街後,ㄧ個漂亮的甩尾,帥氣的停在鳳的面前。

 

 

「需要效勞嗎?」

 

 

挑眉,望著高級車裡頭的男人,鳳感到一陣不適。

 

「七鬼,這是做什麼?」

 

 

「嘿嘿嘿~跟朋友借的,不錯吧!這樣就有車可以載你回家了。」七鬼一臉得意的樣子,看著鳳有些狐疑的表情,更覺得開心。他老子終於做對一件事了!沒話說了吧!

 

 

瞧著七鬼一臉我贏了、你要怎麼損我啊?來啊、來啊!的臉,

鳳又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像更糟了。

 

 

所以這時候就應該,發洩。

 

 

「這不會是贓車吧?」

 

 

「蛤?」蹙眉。

 

 

「做了那種蠢事,我還以為你會落跑,說真的,我還蠻意外的…」

 

 

「廢話…我才不是那種…」話都還沒說完,鳳俐落的嘴巴再次讓七鬼無言。

 

 

「不過更讓我意外的是,你果然不適合高級跑車。」

 

 

「呃…」手指停在半空中,想要說話,卻永遠搭不上鳳的嘴快。

 

 

「連坐上去看起來還是像車伕,怎麼看怎麼窮酸樣。」

 

 

「靠!你嘴巴ㄧ天不賤是會死啊!」忍無可忍之際,七鬼衝著鳳就是一聲怒吼。

 

 

 

……不過沒多久他就後悔了。

 

 

 

啊?」鳳雙手插腰,腦袋ㄧ斜,看著七鬼挑著柳眉。

 

 

『靠北!你是黑道吧!就算你說不是老子我也不信!哪有牛郎這樣當的啦!!你根本就是黑道吧!!就算不是也一定有做黑道的天份!』

 

 

七鬼無盡的吐槽,不過這些話他是敢怒不敢言,又不是說活膩了…

 

 

 

──不過在這樣下去大概也活不久了…

 

 

 

「你說靠什麼?說話啊?」

 

 

七鬼深吸一口氣,鳳的可怕氣息壓的他差點忘了吐氣。

 

 

「靠…靠、我是說,靠你吃飯啦…」越說越小聲,這樣毫無氣勢的窩囊樣,要是讓那些曾經被他打的半死不活或者已經躺在墓地裡的冤魂,看了,都會心酸的流眼淚吧!

 

 

──媽的…我好想死…

 

 

「…算了,開車吧…我累了。」鳳難得的放棄叼難七鬼,走到車邊,副駕駛座的位置坐上。

 

 

「喔…」──欸…

 

 

 

 

──────

 

 

 

法拉利行駛在道路上,只是少了剛剛的意氣風發,

因為開車的那個人,現在心情好.鬱.悶。

 

 

眼睛小心的瞄向副駕駛座,那個人平常總是坐在後面,就像現在這樣,一手靠著窗邊,撐著下顎,安靜的觀看著外面的景色。

 

 

「不專心開車,可以嗎?」

 

鳳淡淡開口,依舊維持著同個姿勢。

 

 

七鬼立刻緊張的把眼球固定在前方道路,緊張的程度,就像做錯事被發現的小孩一樣。

 

 

「你好像很怕我?」也許是累了,鳳現在的口氣,竟然難得的少了平常的冰冷,只是帶著淡淡的倦意。

 

 

──廢話…「呃…還、還好啦…」硬是裝的很自在的樣子看起來越是怪。

 

 

見對方沒回話,也沒有動靜,這樣詭異的氣氛,七鬼實在挺不自在的。

 

 

「呃…那個…」

 

 

「如果是廢話就別說了。」

 

 

──說話一定要這樣嗎…七鬼無言的挑眉,嘆氣…

 

 

「你不把我炒魷魚嗎?」

 

 

「哼,什麼年代了還炒魷魚…你幾歲啊?大哥?」鳳嘲弄的對著七鬼笑,弄的七鬼臉紅了起來,是躁怒的那種紅。

 

 

「好啦、好啦!辭職!辭職兩個字可以用吧!!啊?!!」

 

 

「吵死了,不要衝著我的耳朵吼…」鳳輕皺起眉頭,顯得有點不悅。

 

 

「呃…」

 

 

「怎麼…你希望我炒你魷魚?

 

 

──靠!你故意的吧…

 

 

決定不去理會鳳故意的嘲弄自己,「那…那個車子的錢…」

 

 

「說的車子…我就有氣…」轉頭,對著七鬼露出一個無比燦爛的笑容

 

 

僵硬的轉回頭,七鬼感到背後一陣寒氣…噁!好冷!

 

 

「不過我查過了,那幫砸車的混混老大,剛好我認識。」

 

 

「耶?!」──看吧!!你看!!

 

 

手指勾過髮絲至後耳,鳳又緩緩開口,「做這一行的,難免會有一些仇人…」

 

 

「蛤?…等、等等,你的意思是說…」

 

 

「可能看我不順眼吧?所以想砸車示威…不過他們惹錯人了」鳳的朱唇微微彎過一個弧度,「我會讓他…不,我絕對會讓他們,死的很難看。」

 

 

 

──千萬,不可以惹火這個人!!

 

 

七鬼暗自發誓提醒自己,那感覺冷汗不停的從身體冒出,打個冷顫…太可怕了。該死,這才叫誤入歧途吧!!

 

 

「所以,車子的賠償當然要跟他們要啦,誰砸的就誰賠唄…」習慣性的,又將髮勾至右耳後。

 

 

「喔…喔,那就好。」似乎是鬆了一口氣,至少他覺得心中的岩石輕了不少。

 

 

「不過,當真要你賠償,你大概也只買的起腳踏車吧。」轉頭,看向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厭惡,臉上卻沒什麼表情。

 

 

「嘴巴真他媽的賤…難怪會有仇人…」咬著牙,嘴裡碎碎唸著。

 

 

看著那一群一群稱為群體的人類,鳳閃神了一下,以至於讓七鬼的碎碎念,錯過鳳的耳朵,「嗯?你說什麼?」

 

 

這次轉回頭,望向七鬼,鳳眼裡的迷眸差點讓七鬼給跌進去了…拜託,他愛的是女人、女人!!不要一臉媚惑人家的樣子好不好!

 

 

「沒、沒啊…」腳上踩的油門,不知不覺得加重。

 

 

「那,今天晚上時間一樣,你人到就好了,車子我都弄好了。」

 

 

「喔…咦?所以你不把我辭職囉?!」

 

 

「嗯。」斜過頭,手靠上窗沿,撐住下顎,又是一陣安靜。

 

「當初就是看上你一臉兇狠的樣子,你要是不當保鑣,就失去你活著的意義了。」

 

 

跌倒,

如果現在不是在開車,他一定會跌倒。

 

 

「拜託…你到底是找司機還是欠保鏢啊…」──我活著的意義又為什麼由你來決定啊?!

 

 

 

「恩…長相凶惡卻無路用的車伕。」

 

 

撤過頭,打算來個理論,卻看到鳳倚著窗,閉目修神的模樣。

 

 

『明明看上去就是比我小的孩子,為什麼總是口下不留人?

是武裝自己還是什麼原因…在他臉上就有世故的表情…』

 

看著鳳疲憊閉眼的鳳眼,沒有平常的銳利,配上長長的眼睫毛,揉合了許多,

吶,還有平常少見男人留著長髮,自己不覺得噁心的還是頭一次,配合著細緻的五官,大概是東方面孔的關西,看起來很舒服…順著垂下的細長黑髮,披上肩頭,不小心往白皙的頸部望去時,微微敞開的衣襟,上頭有不太明顯的紅色吻痕…是吻痕吧?

 

 

皺眉,七鬼不小心吞了口口水,該死!他是男的!!男的啊!王八蛋!!

 

 

「你在看我就要跟你收費囉。」

 

 

「不,我對男的沒興趣。」努力鎮定著回話,他要表明他不是GAY!

 

 

鳳沒有回話,只是對七鬼的回答感到好笑,好久沒有真切的笑意爬上鳳的臉,他依然倚著窗,瞇起鳳眼,嘴角卻笑出了不是為了販賣而顯露的笑,一個好久以前鳳就忘記的笑。

 

 

 

七鬼轉回頭,認真的開車,嘴角也仰起一個性格的笑。

 

 

 

──算了,我認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3/06  作:Tsubasa

 

下回題字: 呃…喬恩煌…

 

作者們說:如果要寫亞那邊,恐怕我會開天窗,

     所以…就這樣(太不負責任了吧!)

     那個,七鬼說的:我認了… 意思是說對鳳惡毒的嘴巴沒輒,

     千萬別誤會,咲也會生氣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