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16

 

 

 

 

28‧般若哥哥

 

 

 

裝潢富麗堂皇、充滿氣質的法式高級餐廳,服務生帶著親切的微笑專業、細心的服務各個客人,優雅的推著手推車的服務生,客人衣著西裝禮服看來十分繁華,再加上優雅的古典樂,讓整個餐廳十分有氣氛。

 

──然而,今日破壞本餐廳氣氛的客人,這是目前在177號桌沒形象大口吃著、狼吞虎嚥的高大男人。

 

 

雖然說177號桌那位讓人會沒食慾吃相的客人已經夠破壞本餐廳氣氛,但是就嚴格點說,其實在本177號桌坐著的三位客人都十分破壞氣氛。

 

 

「──吃飽了嗎?尤恩」抽著昂貴的雪茄,帶著半弔子綠眸的男人懶散的說著。

 

只見那位連基本禮儀都不用,拿起叉子什麼都叉來吃的尤恩只是猛搖著頭,嘴巴和手倒是沒停的大力扒著食物塞入嘴中。

 

 

──本餐廳是不能抽菸的,客人。在本桌服務的服務生內心吶喊著,卻因為三位客人太詭異而把想說出的話硬是嚥回去。

 

 

相反於大口扒菜的尤恩,坐在他旁邊留著至肩黑髮年齡約壯年的男人倒是帶著難看的神情死瞪著抽雪茄的男人,叉子和刀子停留在切肉的動作,從菜一下來開始就一直停留在這動作。

 

 

「嗝──謝、謝謝咲也先生!!」失禮的大大打了個嗝,他撫著肚皮笑得非常感動看著名喚咲也的男人,卻不知道那感動的笑容嘴角黏了十分多菜渣。

 

「不會這是應該的」當你要進去有人店時看到門口站了個似乎餓到快變死屍的人,或許一般人都會被嚇跑或害怕的施捨東西吧?

 

 

尤恩開心的回以燦爛的笑靨後,馬上轉向旁邊那臉色極為難看的男人,表情變成擔心的看著他。

 

 

「華哥!你不吃嗎?東西很好吃耶!」看著對方停留的食物,好像從上菜開始就是這一盤耶?

 

 

「──不好意思,我沒什麼食慾。」華哥──伊東華嘆了口氣,很勉強的把食物塞入嘴巴,雖然料理的確很好吃,但是他卻因為面前這個一臉散漫的男人而變得食不知味。

 

 

 

伊東華緊緊皺著眉,他暗暗的瞪向咲也───他跟尤恩是什麼關係!?

 

 

 

不只這一次,這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被這奇怪的有錢人請客了,每次都在最沒錢、將盡快餓死時突然幫助他和尤恩,要感謝是有但是,他對於尤恩居然認識這種有錢人更感到擔心!

 

 

有句話說的好,有錢人都是怪胎。是的,他就是擔心尤恩認識什麼怪人!!

 

 

「啊……嗯,華?你不吃嗎?」對方試探性的出聲讓伊東華嚇到,伊東華睜著雙眼眐眐的看著咲也,殊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可怕。

 

 

咲也默默的挑起劍眉怎麼感覺對方的眼神像是看怪物一樣?

 

 

「華哥?怎麼了嗎?」

 

「呃不,沒事。不好意思……我吃不太下。」放下叉子和刀子伊東華撫著腦門,低下頭看起來十分煩惱。

 

「很可惜耶~那我幫你吃囉!華哥。」語畢馬上把盤子拿走開始狼吞虎嚥。

 

 

吐出一簍白煙,伸出修長的手勾起伊東華的下顎,然後細看。

 

 

……你臉色不太好喔,還是多吃點吧?華」

 

 

 

錯愕的把對方手打掉,伊東華瞪著咲也……果然這傢伙怪怪的!!!

 

 

「不只是因為研究發明熬夜有些睡眠不足,不礙事。」僵硬的說出話,其實伊東華很想對著他狠狠的直言關你屁事。

 

「那可不行你可是尤恩的哥哥,服務生,在上幾盤菜……隨便什麼都可以。」

 

 

伊東華傻眼的看著咲也又看向一臉難為的可憐服務生什麼叫什麼都可以啊?這樣讓服務生很難為耶!

 

 

「嗯不好意思,就一些生菜沙拉就可以了,只要是可以入胃的都可以。」解救了服務生的困擾,伊東華禮貌的對著服務生笑著。

 

服務生推著餐車離開後,咲也再度轉向笑臉盈盈的伊東華默默的說了句讓人傻眼的話。

 

 

「──其實你笑起來也不錯看嘛,你多笑一點比較漂亮華。」

 

喝著的水差點失禮的噴出來……放下水,抹著從嘴角流出的液體──這怪人在說什麼啊!?

 

 

「什你在說什麼啊,咲也先生」這種讓人反胃的話你居然說得出口!!

 

 

「喝喝開開玩笑,最近發明研究得如何?」

 

還好,雖然還沒人看好但是我還是很有自信可以發明出新研究,這也要感謝咲也先生為我們的付出……」其實我很不希望有奇怪的有錢人人幫我們

 

 

「哦~喝喝,沒的是。如果還需要幫忙我隨時可以,不管請你們吃幾次飯都可以,畢竟我也是有照顧尤恩的部份。」

 

 

……照顧?」表情變得怪異,眼前這男人好像說了什麼勁爆的話!?

 

「呵呵呵,說笑的~菜上來了,你快吃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服務生已經回來的把在餐車現場調配好的菜放置桌上,想當然爾,唯一拿起菜猛吃的就是尤恩。

 

伊東華啃著生菜一臉難看,心中猛地反駁著咲也那噁心曖昧的話。

 

 

 

看著伊東華那不停變化的表情咲也默默的勾起笑痕,其實他對伊東華和尤恩沒有興趣,可是因為伊東華那語氣雖然謙虛可是表情卻代表一切的好玩變化讓自己百看不膩。

 

雖然他知道伊東華非常討厭自己,不過看來那有趣的表情變化這不也是一種樂趣嗎?

 

咲也喝喝的笑著,伊東華倒是用更詭異的神情看著自己,而另一位只是繼續猛吃著不停上來的食物。

 

 

調配食物的服務生暗自嘆了口氣。

 

奇怪的177號桌客人,破壞本法式高級餐廳氣氛的三人眾,讓服務生不知道該怎麼服務的怪人……真希望這三位客人能夠不要再光臨了。

 

 

 

 

 

※※※

 

 

 

 

 

「哇~華、華哥!你走這麼快幹嘛?我才剛吃飽肚子好撐跟不上啦!」跟著伊東華腳步快速跟上的尤恩抱怨的說著。

 

「哦?那你不會叫那個咲也先生載你回去嗎?他不是有邀請你上車怎麼不上?」皺著雙眉伊東華推了推無框眼鏡,雙手抱胸看來十分生氣。

 

 

尤恩無辜的看著伊東華……他搞不懂為什麼華哥要生這麼大的氣。

 

 

「華哥~你、你生氣啦?為什麼?」抓著對方肩膀垂下眉說著。

 

 

伊東華撫著腦門感覺到自己的頭痛又加深了……

 

當然是不希望你再接近那詭異的男人啊!!不然還會為什麼生氣啊?

 

 

「──尤恩,你覺得那位咲也先生人怎麼樣?」

 

「咲也先生嗎?他人很好啊!他是繼亞BOSS後,第二個很好的好人!」

 

 

「人很好?……!!」吃驚看向尤恩,「等等,你剛剛說誰是“BOSS”?」眼神轉為尖銳,伊東華擺出哥哥的架勢質問著。

 

 

嗚住嘴巴發現到自己居然說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暗自咬了咬舌頭慘了、慘了,如果不說個清楚華哥一定會追問到底!

 

如果被他知道自己在牛郎店當保鑣……絕對會被逼著辭職的!

 

 

瞇起眼睛瞪著尤恩哼哼,果然尤恩半夜的打工是在奇怪的地方打工!

 

雖然尤恩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在便利商店打工,但是哪有便利商店打工月薪會超過2萬的?

 

 

果然是有問題!!!

 

 

「呃~喝喝喝,是、是我們店長的新綽號啦~他的綽號叫YABOSS……」僵硬的笑容配上發抖的比出YA的姿勢,連尤恩都非常清楚這種粗操的謊言絕對隱瞞不了伊東華

 

 

眐眐看著伊東華從雙手抱胸變成叉腰,原本就皺起的眉頭更是緊湊、嘴巴開始癟起,似乎能看到後面有某種殺氣

 

只見伊東華慢慢把手抬起,尤恩害怕的閉上雙眼,就怕下一秒看到的是鬼哥哥在眼前。

 

 

 

 

「──是嗎?那還真是奇怪的綽號。」沒想到不是鬼哥哥的一陣怒罵,而是很簡單的掉頭走人。

 

「啊……?咦咦──!?華、華哥!!」錯愕的看著走遠的伊東華……發、發生什麼事情改變了華哥嗎!?

 

 

「尤恩,你在不走的話我就要把你丟在這裡自己走回家喔──」繼續走著自己的路頭也不回,但也不忘叮嚀著身後錯愕的尤恩趕快跟上。

 

 

「嗯──!!華哥~等等我!」開懷的笑著,太好了!華哥居然沒有問我關於打工的事情!!

 

 

以為活到了這個歲數,就要被自己的哥哥給殺死的尤恩忍不住的流下感動淚水,雖然有些驚悚但是看伊東華的反應或許伊東華已經把自己看成是成人所以

他打什麼工自己也不會太看緊吧?

 

他會去當保鑣也是為了伊東華才會去當的,雖然他知道非常危險常常要用拳腳阻止奧客,但是為了那厚實的薪資、為了讓華哥能有研究資金,所以他才會不管危險的去當保鑣的!

 

 

華哥終於知道我打工的目的了!!這就是尤恩心中最感動的。

 

 

 

抓住伊東華披肩的一角,尤恩忍不住開心的把微笑掛在臉上,甚至還開始哼著五音不全的歌,完全──沒發現那個背對著自己,那看不到臉的伊東華多麼的恐怖。

 

 

臉可以說是恐怖到發黑,殺人般的棕眸直視著前方不知道嚇到了多少人,緊皺的眉頭宛如鬼面般若一般,嘴角淡淡勾起讓人感到寒毛悚起,整個俊臉完全變成猙獰的鬼,如果頭上在插兩根角,外人或許會以為伊東華是從地獄爬出來索命的鬼。

 

 

隱瞞哥哥是吧?膽子變大了嘛?尤恩。

 

笑痕更是仰起,讓人以為從嘴角會伸出銳利尖牙的錯覺,也讓人感到更加恐懼。

 

 

伊東華非常明白不管是用軟的還是硬的尤恩絕對不會說實話,就像剛才他那容易戳破的謊言一樣的隱瞞。

 

 

居然小看他哥哥我伊東華?雖然不是血肉之親,但是從開始認識他到現在,他早就把尤恩個性抓得清清楚楚了!

 

 

好哇~好哇!以為我研究博士:伊東華,沒有其他辦法知道他現在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工作嗎?

 

 

 

走著瞧!等到我知道後你就死定了!尤恩!!

 

 

 

 

 

 

 

 

 

 

29‧第二位奧客

 

 

 

 

在店內快接近營業的一小段時間,是店內人員工作一天當中,最悠閒的閒暇時間。

 

 

從員工休息室離開的月伢,邊整理著領子邊巡視著現場內所有工作人員像是在找什麼似的,只見沙發處出現微微的金色頭顱,月伢的金眸一亮悄悄的前進就是怕金髮主人:煌發現到自己。

 

 

接近──煌正按著MP3按鍵聽著歌,月伢緩緩瞇起眼睛細看著嘴角勾起壞笑,手張開然後慢慢接近,接著

 

「哦哦~~還有時間聽歌啊!?」毫不留情的把塞在對方耳朵的耳機塞得更裡面,月伢惡笑大喊。

 

 

「唔哇──痛、痛、痛!!住手!!~~~~耳朵要壞掉啦───!!」痛苦的抓住對方的手,但是怎麼也無法阻止。

 

 

「呵呵呵說來話長~你跟“你的”喬恩哥進展如何啊?昨天啊ˇ」把手放開不理會煌的狠瞪,月伢故作曖昧的在對方耳邊細語。

 

想起昨天和喬恩出去喝酒的情況,雖然自己非常興奮、開心,但是……也讓自己十分失落。

 

 

在過不久,喬恩哥就會變成真正的牛郎了。

 

……也等於,喬恩哥會觸碰那些客人,攅摩在肉體技巧部份,雖然讓客人舒服本來就是應該的,可是喬恩哥喬恩哥他要……

 

 

 

挑起白眉,月伢看著煌越來越失落的神情,看來是沒有進展囉?

 

 

「算了~算了~!你知道嗎?昨天我自己對鳳行動啊被狠狠的揍了一拳──」轉移話題,月伢摸摸到現在還會隱痛的腹部,不知哪時候坐在煌腿上的月伢勾著對方脖子一臉無辜的報怨。

 

「啊?是喔~你自己行動啊?哈哈哈──自己行動比較難是當然的啊~」勾起笑痕,很自然的把手放在月伢腰際上,語氣帶了些調侃。

 

 

「好過份喔──我肚子很痛了還嘲笑我

 

兜起嘴微微皺起眉頭手輕勾煌的下顎,張開腿坐在下方極為曖昧的地方,弓起腰靠近對方,帶了些媚惑的低語。

 

 

 

「好嘛~好嘛我幫你療傷可以嗎?」笑著,煌單手解開月伢的襯衫鈕釦。

 

「呵呵呵當然可以囉」瞇起金眼,手指勾著襯衫邊輕拉開,表示歡迎。

 

 

煌低下頭輕啃對方麥色的鎖骨,從鎖骨慢慢往下至胸膛、腹部,吸吮帶咬的停留在腹部,月伢勾起曖昧的笑容,把雙手搭在對方雙肩,輕輕喘著氣。

 

 

──鳳挑起細眉把雜誌放下,對於目前在現場開始做起的愛做的事兩位的行為他實在不想理會,但是看看手錶的時間,也快開店了吧?

 

看看在旁總是帶著微笑的兂,表情仍然是那張笑臉,不知道為什麼還不阻止開始在現場亂來的兩位,但是處理店內秩序又不是自己的事。

 

所以鳳又再度拿起時裝雜誌繼續細看著。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啊!!!!」

 

沒想到兂和鳳都還沒開始阻止,一陣女音如河東師般大吼而出,來不及嗚耳朵的諸位全被這陣大吼而搞得頭昏眼花。

 

 

「哪個天殺的……

 

「啊耳、耳朵

 

各個牛郎都痛苦的揉著還在耳鳴的耳朵,鳳深深的皺起眉頭,客人都還沒進來怎麼會有女人的聲音!?

 

「怎、怎麼了?」從辦公室走出的楓嗚著耳朵表情十分驚訝,看來連遠在辦公室的楓也聽到啦?

 

 

轉頭一看,只見一位身穿旗袍的女性掐著月伢的領子,表情十分恐怖。

 

 

「嗯?這位不是」仰起眉,認出人的楓低語著。

 

 

「──黃、黃琳!?」從耳鳴中清醒,月伢看著現在掐著自己、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吃驚喊著。

 

「哼──!現在才給我認出來啊!笨月伢!」不留情的把拳頭打在身下銀色的頭顱上。

 

「痛!你還是這麼粗暴啊黃琳。」嗚著頭顱,語氣雖然帶著開玩笑眉頭卻緊緊的皺在一起。

 

 

手叉在腰際上,黑棕色的雙眼掃過現場每個人身上,最後舉起右手大膽的指向楓。

 

 

「楓我今天就要把月伢帶走!!別想阻止本姑娘!!」

 

 

大膽的就此喊道,完全不理會眾人怪異的眼神說完就抓住月伢的衣領,拖著就要離開。

 

 

「唔喂喂!!你在說什麼傻話啊!?我我才不想辭職不幹咧!!」扯回被對方緊抓的領子,邊心疼高級襯衫被用皺邊無奈說著。

 

「你─說─什─麼──??你還想繼續做這種工作?甭想!在讓你在這種地方被玷污?本姑娘我、做、不、到!!」抓起對方耳朵就是怒吼。

 

 

拜託什麼玷汙不玷污啊?我本來就這樣好不好……嗚著耳鳴的耳朵,月伢心中埋怨的想著。

 

 

「我才不管你在這裡工作多快樂什麼的,本姑娘就是完完全全到底不同意你在這裡工作!尤其是這種“隨便跟同事亂來”的工作夥伴!!」

 

 

聽到這兒,鳳也忍無考忍的皺起細眉拜託,誰跟這些“無節操”做過啊!?只有那兩個精力旺盛變態在“互相亂搞”好不好。

 

「啊哈哈哈黃琳小姐,妳還是很有精神呢~~讓煌對你越來越著迷了~」從沙發下站起,煌揉著剛才因驚嚇跌倒撞出個包的頭邊乾笑著。

 

 

沒想到話才剛一出,黃琳已可以殺人般的眼神看著自己,背脊不由得冒出細微多數的冷汗。

 

「甜話對本姑娘沒有作用,要說對著你心愛客人說吧,變態。」

 

沒想到會被這麼明顯露骨的方式拒絕,煌暗自苦笑。

 

 

「走!咱們回家去,月伢。」抓住對方的手,黃琳一個撇頭就準備離開。

 

「喂喂雖然你來鬧場已經好幾次我是無所謂,但是這次幹嘛這麼激烈?你在搞什麼啊,黃琳!」不禁的皺起白眉,月伢邊拉扯著手邊道。

 

 

挑起黑眉黃琳轉過頭用力拉住,他用手從自己的眼角輕滑至眼眶下,月伢慢慢睜大金色的眼眸,似乎懂對方的意思。

 

 

「你這笨蛋,下個月月初你老哥:月棲就放假了,你想被他看到你的“正直高薪工作”就是牛郎嗎?!先跟你說清楚如果被棲發現你在這種地方工作,發生什麼事情本姑娘可一概不負責!」

 

 

臉色慢慢難堪,什麼……?離下個月也沒到幾天,哥這麼快就有假期了?!

 

懊惱的搔搔頭,月棲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所以都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月伢都在做什麼工作,雖然之前黃琳都有幫自己掩飾……但是看這次黃琳來得這麼突然、這麼急躁果斷,想必月棲這次的休假也是有好幾天

 

 

天啊──雖然自己的哥哥不是那種知道就會發飆的人,但是只要一想到被哥哥發現就算他可能會同意,他也不想要被哥哥知道自己有這一面!!

 

到底如何是好呢

 

 

「呀──!!放開本姑娘!!你想幹什麼───!」再陷入懊惱時卻聽到黃琳大聲的吶喊,仰頭一看黃琳已經被本店的保鑣:雅狂一手撈上肩,像扛布袋般的把黃琳放在肩上。

 

 

「哈哈兂終於行動啦?」不知道什麼時候煌已經把手搭在自己肩上,黏在自己耳邊細語。

 

「本姑娘今日就要把舍家笨蛋帶走~~別想攔阻我!!喂!你有沒有聽啊──」用手搥打著雅狂的背,腳四處亂踢但是對方就是毫無反應。

 

 

「啊好麻煩的女人。」吐出白煙,雅狂順手把菸熄滅至櫃檯的菸灰缸,然後開始往大門口移動。

 

「如果女士不捨離開的話,我會好好協助您的,歡迎再度光臨當然,希望是本店營業的時間禮貌的光臨。」禮貌性的鞠躬,兂的笑容更為燦爛。

 

只見鳳惡笑的黃琳揮手,煌也跟著笑著揮手,楓無奈的搖搖頭。

 

 

「月─伢──!你聽到了沒?你再不離職下個月本姑娘可不敢保證棲到底會不會發現到喔!!本姑娘可不想在幫你掩視了───」

 

語畢,一個轉角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大家眼前,只能聽到細微黃琳叫罵雅狂的聲音,然後由大變小,最後沒有聲音。

 

 

 

黃琳的離開也讓月伢有了新的煩惱。

 

下個月初可能請假嗎?沒有確定時間怎麼可能請假,月伢苦惱。

 

 

況且店內這麼忙錄,自己也不好意思跟楓請個長假讓他有更大的負擔

 

 

───下個月,到底該怎麼辦呢?!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3/02  作:黑貓阿優

 

 

下回題字:咲鳳、七鬼、咲鳳、七鬼、咲鳳、七鬼…(你夠了(巴飛))

 

 

作者們說: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泣跪)

         

          某優真的不是故意的啊~~~QQ|||||

          真的是忙到想哭……()

          拖那麼久真的很歹勢啊><|||||

          請原諒某優Oy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