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14



24‧新目標

 

 

 

 

於高級的大廈的高處豪華套房中,一名綠髮的男人正作在那碩大的落地窗前蓬軟的椅子上,那雙慵懶綠眸看著的是放在桌上蘋果牌精巧高級的筆記電腦,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輕輕敲打,寧靜的房中只有那敲打鍵盤的聲音。

 

忽然一聲有些刺耳的電話聲打破寧靜,男人挑起劍眉,拿起發出響鈴的手機緩慢的接起。

 

 

……喂?」慵懶又低沉的聲音發出單純的單音。

 

 

『是咲也嗎?您還記得我嗎?人家是在那家店的蓮華呀~您怎麼這麼久都沒來了呢──』只見電話那頭的人確定聲音是自己要找的人後,用著嬌嫩的聲音說出一串根本沒換氣的話。

 

 

咲也有些苦腦的輕皺起眉頭,他的目光仍在螢幕上那機密的公文文件上面。

 

 

「蓮花?誰啊……」從腦海中尋找著名字但到了途中很隨便的放棄,甚至連對方名字都念錯了。

 

『咲也先生您是在跟人家開玩笑嗎?人家的名字叫蓮華~討厭,您怎麼可以忘記人家呢?』另一方的聲音更加嬌嫩,那作假的聲音讓咲也默默的蹙起很久沒皺在一起的眉頭。

 

 

「誰?我不認識。」淡淡的脫口而出,似乎能聽到另一頭那驚嚇而倒抽口氣的聲音。

 

 

『咲、咲也先生?您不是常常指名人家嗎~?還把人家帶出場很多次呢!您不是跟人家說過不會離開人家?!』

 

『難道您都在騙人家?人、人家一直在等您呢~~咲、咲也先

 

 

「───隨便啦。」

 

 

簡單的說出慵懶的話語後,咲也二話不說就把電話按下關機然後拋到他處,目光再度回到螢幕上,繼續敲打著鍵盤就像是剛剛發生的不過是小事似的。

 

 

 

「唉呀──咲也你還真是薄情郎呢。」從落地窗頭下的陽光下忽然出現一道身材曼妙的女人黑影,也同時傳來了一聲如鈴般的嗓音。

 

……葛琳,你怎麼又從我的陽台出現?」並沒被驚嚇到只是十分好奇,自家是住在這大樓最高層的住戶,為什麼她能從陽台出現?

 

 

「唉呀~說到女人,你這薄情郎居然會給對方電話,是怎麼回事?」說出的話題不對組,葛琳拉開門非常自我的進入了房中。

 

我是在問你關於陽台妳」仍不放棄的問道。

 

 

「啊啊~~手機直接摔到地上啦?難不成其實這只是分機,這樣她在打來也沒用了對不對?事實上你有好幾支手機吧?唉呀~沒想到什麼都隨便的咲也也會這麼用心呢!」不等咲也問完直接自顧自的說著自己的猜想,完全無視對方的疑問。

 

 

……妳來有什麼事嗎?」放棄自己的第一疑問,總之她車現目的是什麼才是重點。

 

「嗯那個啊──」不客氣的坐在對方豪華蓬鬆的大床,因笑容勾起貓嘴更是明顯。

 

「你最近有沒有看新聞啊?最近常常出現舞女棄嬰的新聞呢~~真不知道是哪個媽媽這麼殘忍這麼做的,也不知道他的爸爸是哪個不付責任的真是討厭呢。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如果對方是有錢人也是不錯的呢~」結果說出的話仍然不是主題。

 

 

咲也長長的輕嘆了一聲,果然不出所料,又扯開話題啦?

 

 

「然後呢?」

 

「如果真是有錢人的話那對方還真是忙呢,除了工作外還要忙著夜夜去特殊場所,雙方忙碌外還加上了“那裡”的忙碌,唉呀~說來也是三方忙碌,你覺得呢?」

 

玩著稍短的髮尾,話中似乎帶了另一種含意。

 

「別人想怎麼做是他的自由……?隨便啦。」放棄手邊的工作,咲也拿起桌上的雪茄放至嘴上點起。

 

「呵呵你說得也是沒錯呢~不知道有錢人為什麼都一定要把自己用的十分忙碌似的,連“私人方面”也要看起來十分忙碌呢~

 

「嗯……職業病?隨便啦。」吐出婁婁白煙,鬆散的神情還是一樣。

 

 

「哦──不過最近看你挺閒的,怎麼,晚上不去玩啦?呵呵呵─」笑出聲音宛如輕鈴,笑容卻十分惡意像是故意這麼說的一般。

 

 

「嗯?都推掉了,想休息休息。」

 

「休息?你是這種人?」雙手交叉至胸,葛琳皺起短眉。「不可能吧?像你這種精力旺盛的人

 

「呵呵~該不會是找到什麼有趣的目標了吧?」從不解轉為神秘的微笑,連聲音都轉為了稍壓低的嗓音,葛琳慢慢走近咲也並停留在對發沙發椅後方。

 

 

「嗯是有啊,但是也還沒……隨便啦。」咲也不以為意的含糊帶過。

 

「女的?男的?該不會是長得像女人的男人?」

 

 

啊?」

 

 

長得像女人的男人?咲也有些的錯愕葛琳居然會如此了當的說出這詞彙。

 

像女人的男子?似乎真的就是如此。

 

其實咲也決定目標是鳳時,自己也滿訝異居然會選個牛郎,也就是個男人做為目標。

 

過去至之前自己都是找女人比較多,雖然不能說自己沒嘗過跟男人做的滋味,但是比起男人寬大抱起來不是很柔軟身軀,倒不如選婀娜多姿的女性當對象,抱起來柔軟又有一種清香味,雖然吵了點不過是滿舒服的。

 

──難不成跟亞發生關係後久了性向也慢慢變了

 

 

撓撓耳際,又是一句隨便的停下深入的思考。

 

 

「嗯──看你思考這麼久就是第三種選項囉?」手靠在沙發椅背上,葛琳的笑容更是加深。

 

「啊好像是吧?隨便啦。」抓抓頭毛。

 

 

「唉呀~唉呀~雙性戀咲也變成同性戀了?那一定是個大新聞呢~真是有趣!」離開沙發行走的葛琳低語的說著,闔起的細眼也睜開一縫看著咲也,似乎有什麼含意似的。

 

「居然知道這有趣的消息,那我也要走了~」打開落地窗門徐徐東風吹入室內也吹過葛琳白淨的貓臉。

 

「喂你來應該不是問這個吧?應該還有什麼

 

「那就這樣囉~拜拜」沒想到葛琳一出去腳踏樣用白石做成的欄杆,一躍美麗的側翻,並因地心引力下落而消失在空中。

 

 

咲也無奈的看著對方消失的陽台嘆了口氣,他不想管葛琳從這不知道幾十樓的高度跳下去到底怎麼了,反正過沒幾天又看得到她。

 

打開起電腦開始剛剛的事情,他想葛琳那傢伙一定過沒幾天才把什麼重要文件寄給自己說什麼自己忘記了,咲也摸摸後頸說出一句隨便的帶過那些想像後續的思考,然後繼續自己的工作。

 

 

 

 

 

 25‧緒酒

 

 

 

這是發生在工作結束後,喬恩哥突如其來的邀請。

 

 

 

 

 

「煌前輩,收拾完後要不要一起去附近一家聽說很好吃的拉麵店喝杯酒啊?」喬恩哥那燦爛的笑靨仍在臉上,他拍拍我的肩小聲的問著。

 

 

「啊?喬恩哥你怎麼突然……可是我等等要跟月伢去一家新店」不敢說出自己要去的是夜店,對於喬恩哥突如其來的邀請有些開心也有些慌張。

 

「哦不行嗎?可是我想跟煌前輩私下聊聊。」喬恩哥那有些沮喪就會有點嘟起下唇的小習慣出現,沒想到離高中那麼久他這習慣還會在。

 

「嗯抱歉。」雖然對喬恩哥感到歉意,可是畢竟自己是先跟月伢約好的,月伢如果知道自己爽約一定會氣得想殺人啊

 

 

 

「不然這樣好了,月伢前輩也一起?這樣的話也不錯」想到好主意,喬恩哥瞇著眼笑著。

 

「一起?喬恩哥要問的是

 

「嗯─是要問關於工作的事情啦~雖然待了很久可是嗯,還是有一些關於客人的地方不太清楚。」搔著粉色的短髮,喬恩哥笑得有些羞澀。

 

 

啊?」不解的看著喬恩哥,難不成他說的是……

 

 

只見喬恩哥睜著金眸看著我,又再度害羞的搔著頭並說出自己真正的用意:

 

 

「有很多女客人問我關於帶出的事情我想請問你們關技巧的問題啊。」

 

 

吃驚看著對方,沒、沒想到喬恩哥居然會問這種問題!

 

 

「嗯看來關於技巧的經驗竅門,找多一點人談比較好嗎?那乾脆也找鳳前輩好了

 

「不用了,喬恩哥找我就好我先去回絕月伢。」丟下一句話,煌就直接轉身離開了現場,只留下一臉疑惑的喬恩。

 

 

 

 

 

 

 

「什麼──?你的意思是你耍我?」果不其然,對方那魅惑的微笑瞬間轉為恐怖,挑起白眉金眸充滿殺氣,看起來十分像鬼圖才會看到的般若。

 

「啊啊~別、別這樣嘛~小伢伢的臉都快變成鬼了」雖然感到可怕,但是還是要努力讓對方息怒。

 

 

「你說說,之前邀我去的人是誰?」

 

「呃………我?」

 

「很好,那現在後悔耍我的人又是誰?」指著我的鼻子,怎麼覺得那微笑看起來更可怕呢?

 

「唔……還是我

 

「所以─我的臉變得像鬼一樣是誰害的?」月伢笑容看來更是陰沉,讓人不禁寒毛悚起。

 

「啊哈哈……不要這樣啦下次、下次不會這樣了,真的~」雖然知道可能不被原諒,但是仍急忙安慰臉態近乎鬼的月伢。

 

只見月伢憤怒的神情轉為擔心,直直的正視著自己不語。

 

 

?怎麼了?」以為對方會先給自己飛拳,沒想到什麼都沒有。

 

「煌,該不會是因為喬恩所以你才不去啊?」沒想到對方一說話,馬上說中。

 

「啊因為喬恩哥有些私事要請教我抱歉啦~」雖然喬恩哥要請教的“事情”並不限於自己,但是他就是不希望喬恩會跑去請教別人。

 

月伢暗暗的嘆了口氣,爾後馬上用力拍著煌的肩,原本的笑靨再度出現。

 

 

「唉唉~算了,你快去吧。因為你是第一次耍我就算了,快去找你的喬恩哥吧~」語畢,月伢的神情多了一抹調侃,語氣帶著曖昧續道:

 

「不如~趁這時機騙他到HOTEL推倒如何?我相信以你的“技巧”不管是0號還是1號你都能讓“你的”喬恩哥十分“享受”吧?」

 

 

「唔哇──!!月、月伢!!」

 

手一伸就是要阻止對方繼續說下去,沒想到月伢敏銳的後退閃避。

 

「啊哈哈~~!先為你加油吧~加油!雖然喬恩的處女沒了但是前面的童貞應該是還在吧~?所以祝你當0號愉快啊~再見還有加油啦~~哈哈哈」一個轉身就是準備逃跑,還不忘說些曖昧又不負責任的話。

 

看著遠離的月伢,煌的臉頰染上一抹明顯的羞紅。

 

「什什麼嘛幹嘛刻意說這種事」──想也知道不可能。

 

 

不能說自己沒想過這種霸王硬上弓的辦法,但是想起喬恩對自己露出困擾、尷尬的神情就讓自己馬上怯步。

 

怕會失去他那溫柔、還有開朗,才不敢在往前反而選擇逃跑。

 

──這樣的自己,大概一輩子都無法得到喬恩哥吧?

 

 

 

 

※※※

 

 

 

「歡迎光臨~~!」才一拉開門就聽到店內店員宏亮熱情的聲音。

 

這裡是風化區最有名好吃的拉麵店:「讓你吃飽!拉麵店」

 

雖然對於這拉麵店略有耳聞但是不曾進去過,回想到喬恩哥會帶自己來這裡。

 

「哦!喬恩啊!歡迎光臨哦!」

 

棕髮年齡約青年的開心的對著喬恩說著,接著兩個人開始說著今日熱門菜單是什麼等等小事的,看著兩人開心聊天的煌也笑出了自己沒注意到的溫柔,沒想到喬恩哥高中時的親和仍然在的。

 

回憶起高中的所以往事,真的是讓自己感到十分懷念呢

 

 

「煌前輩?」一回神就看到喬恩哥流露關心的神情,嚇得煌馬上後退。

 

「怎、怎麼了?喬恩哥?」在遠離喬恩的臉孔後,才慢慢恢復了平靜。

 

喬恩微微蹙起眉頭,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煌仍然有看到。

 

「怎麼了,喬恩哥?」

 

「嗯煌前輩和月伢前輩很要好的樣子呢。」笑著,把才剛端來的酒倒入雙方空杯。「讓我想起我們高中的時候呢。」

 

有些吃驚的看著喬恩,煌的眼眸似乎又添加了其他情緒。

 

 

高中對於當時的自己來說最痛苦的時期,也是自己活到這年紀,最美好的記憶

 

「喬恩哥……又為什麼會當牛郎,你不是射擊非常厲害,也說過要以這專長做為夢想嗎?」

 

金眸看向低頭的煌默默喝著酒,視線回到自己的酒杯,要說什麼呢?其實當上牛郎也不是為了什麼,只是他必須這麼做。

 

「那煌又為什麼當上牛郎?其實─我看到你當牛郎非常驚訝,可是我似乎也不能說什麼,畢竟我自己也走上了哈哈」搔著髮,喬恩笑得十分爽朗。

 

 

──自己當上牛郎?其實,也不過是和月伢一起抱著玩玩的心態做這份工作的,想當時也是剛好看到有徵人才會來到這裡為什麼會當上?說穿了就是為了好玩。

 

 

「牛郎是需要奉獻身體並完全接受對方性服務的,喬恩哥。」轉頭看向喬恩,他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完美的喬恩為什麼會來到這裡讓他看到自己頹廢的樣子,還有讓自己漸漸被玷污?

 

「──我知道,我早就準備好了。」手叉至胸口,並沒為煌所說的話感到不解。

 

啊?準備?」但是不疑惑的人卻變成了煌,他望著再度倒酒的喬恩,不理解所謂的準備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

 

 

「別誤會啊─煌前輩,我說的準備是心理準備不是“身體”準備啊~」有些難為的笑著,光是看著煌直視自己的紅眸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了。

 

「阿哈哈,抱歉~還是誤會了……喬恩哥,你的意思是當上正職後就準備要?」心中感到一沉,雖然想要阻止但是這是遲早的事情對,遲早。

 

 

沉默的搔搔短髮,總是含笑的金眸多了沉思,讓煌感到更加沉悶。

 

氣氛慢慢進入靜寂,雙方各自喝著自己手邊的酒,說不出任何話語打破這個安靜。

 

 

 

「我覺得這是遲早的,我也是個成人了不要露出那種擔心的表情,煌」搔著煌頭頂代表安慰的習慣仍然存在著,他露出以往燦爛的笑容說著。

 

看著喬恩的微笑,對於和喬恩的相處是多麼懷念的……思念,好久好久沒人會這樣對自己,而能用這種方式和自己相處的,也只有喬恩。

 

 

「我知道」──我不要,不要你去碰其他人。

 

說不出口,話語只能停在途中,慢慢吞回去。

 

 

「放心~畢竟客人也是人所以也是有人性的,在怎麼樣也是會饒了我一命的吧?你說是吧?煌前輩」

 

 

──錯,她們是野狼,就算你喊救命也會狠狠的把你吃乾抹淨。

 

煌在心中默默回答。

 

 

不語,煌仍然低著頭,和平時那四處調戲人愛玩的煌簡直是叛若兩人。

 

 

「煌你就別那麼擔心啦,老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讓我擔任正職,別露出那種表情,很不像你呢~」搔著對方頭的手移下,輕捏著煌的臉頰想讓他打起精神。

 

 

「但是我還是覺得」擔心的神情加上垂下肩的動作,就宛如被丟棄的流浪狗一般。

 

笑著,本來看到煌和月伢的相處以為煌已經變成自己印象中完全不同的人,沒想到失望的地方還是跟以前一樣?這讓喬恩不禁失笑。

 

 

「好、好~反正那些事都還沒來不是?來喝酒!就忘了瑣事高高興興的喝吧!」語畢,馬上拿起酒杯主動輕碰煌手中的杯已是乾杯後,馬上一飲口中。

 

「唔啊~喬、喬恩哥,這樣喝很容易醉啊,喝酒不能這樣喝唔!」想要連忙阻止喬恩不知什麼時候早已倒滿自己的酒杯,馬上強灌自己。

 

 

「咳、咳喬恩哥」喝得太匆導致嗆到鼻子難受的咳著,沒想到喬恩哥居然會用這招……

 

雖然粗魯但是卻可以間接接吻……嗯?自己怎麼還會想這種純情的事情?

 

 

「嗯~我們都同行同業了,而且我還比你職位小就別在加個哥了─叫名字就可以了。」

 

煌驚訝的看著喬恩,這次是親密叫名字?

 

 

「唔喬恩………哥」到最後還是忍不住的加上的稱謂。

 

喬恩哈哈的笑著,倒著酒笑得十分爽朗,看在煌的眼中是那麼耀眼。

 

 

 

 

不管是過多少年,那張如燦爛的笑容如陽光般放綻放在每個人身上,不在意任何挫折,總是能夠讓別人打起精神的微笑,是煌多麼想要。

 

 

不在讓喬恩受到沾染,不會讓那陽光的笑容染上一點鮮艷的顏色,就宛如自己不敢更接近避免他有了自己灰暗顏色一般。

 

 

絕不會在讓他受污濁

 

 

 

──我一定要保護,一定。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2/13  作:黑貓阿優

 

 

下回題字:咲鳳、咲鳳、咲鳳、咲鳳…(毆飛)

 

 

作者們說:對不起,請原諒某優開天窗拖槁~~(+)

          某優也是非自願啊~QQ||||||

          但是看在某優打到快腦殘死的部份原諒某優好嗎QQ

          ↑誰理你!!()

          簡之,某優禮堂五要拿到PN13原稿啦~~()

          也會把PN14傳給你的>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