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5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12

 

 

 

 

 

20‧專長

 

 

 

下課的學園充滿了學生的喧鬧、歡樂聲,然而在充滿人群的走廊上卻異樣的傳來一陣陣的尖叫聲。

 

 

 

「美紀學長──」

 

「小妖看過來──」

 

「呀──小美紀~~~~~

 

 

名為美紀的金髮少年回過頭看向人群,果然的,一轉過頭就是有不會沒有的數名少女全群昏倒事件。

 

 

 

美紀妖,是學園中偶像人物之一,有著如外國人的外表,金髮碧眼,也有不管什麼事情也能好好處理的冷靜態度和親和力,是名副其實的天才,但是卻肯跟一般生交情的學長,但是他厲害的不只這點。

 

 

 

 

雖帶著親和的笑容卻暗自嘆了口氣,從口袋中拿出棒棒糖拆下包裝放入嘴中。

 

 

「唷,還是很受歡迎嘛。」面前出現好友:槭,他吹著口香糖舉起單手冷冷的打著招呼。

 

 

槭,也是學園中偶像人物,一頭顯目的暗紅髮和同色的紅眼,有著冷酷的氣質,是籃球隊隊長,不止運動發達還是學園中考試排行絕對前三名的優秀學長。

 

 

「槭啊?我還以為你已經跑去翼那裡輔助他了呢─」笑著,兩人很自然的走在一起,但是剛才的尖叫聲顯然變少了,只敢偷偷望著兩位不會在用高分貝的聲音叫住他們。

 

 

 

美紀妖和槭不止是一對極好的朋友也是一對容易發生競爭的好對手,這是學園中每個學生都知道的,雖然槭也有著帥氣的外表,但是由於他冷酷的個性卻讓人不敢接近。

 

 

一個是親和的美紀、一個是冷酷的槭。不管是哪方都是非常受歡迎的。

 

 

 

「哼那個笨蛋居然忘記來找我,我現在正要找他給他個好看……」隨著語末,本人殊不知身邊的氣氛已經被自己凍結到零度以下。

 

「哈哈別這麼說嘛~翼他也趕得很累啊」何況是身邊有個紅髮惡魔,那個身心壓力一定很壓迫……美紀苦笑的想著。

 

 

「教一個笨蛋更累……」蹙起紅眉拉開中年級某教室門,不帶任何感情的喊著:「翼,你給我出來。」

 

 

──鬧翻的教室瞬間被零度下空氣結凍,每個人都吃驚的看著門口兩位知名學長。

 

 

 

「小翼!小翼快起來了~」坐在翼旁邊的可憐女同學,搖著旁邊完全沒被殺氣影響的翼,但是不管怎麼搖晃對方就像睡死一般的醒不來。

 

 

……交給我就可以了。」走近把女同學的手拉開,而女同學也因為跟槭有了接觸瞬間溶化。

 

 

深紅眸微瞇成一條線,他把口中的口香糖拿出放來對方臂上,後退腳一抬

 

 

“碰碰!!!”桌子明顯受到摧殘而震起,也把桌子上睡覺的主人嚇醒了。

 

 

「地、地震嗎!!───呀~~~~!!毛、毛、蟲!!!」嚇醒後看到上臂居然有條類似“毛毛蟲”的長條東西,二話不說馬上彈起慘叫的四處亂跑。

 

 

 

班上稀以為常的同學毫不猶豫的馬上逃離翼同學奔跑會“攻擊”人的範圍,不是奔出了教室就是留在教室另一側看好戲。

 

 

「美紀學長~~~美紀學長救我~~~!!」來不及躲開的美紀馬上被翼攻擊而上,連掙脫都來不及。

 

「好好好,我幫你拿掉別、別在拉扯我的制服了──會破掉的!」笑得僵硬的喊著,這就是翼的“攻擊”!

 

 

只見對方只是嚎啕大哭的拉扯自己脆弱的制服根本沒聽進去自己的話,美紀求救的看著槭,不希望曝光卻發現留下的同學不知何時已經擺出流口水的恐怖表情,似乎想看到自己曝光的樣子似的!

 

 

「那個毛毛蟲美紀拿不下來,只有我能拿下。」槭擺著冰冷的神情看來帥氣,可是說出的話根本就是沒道理的謊言。

 

「真的?真的??小槭幫我拿掉──快~~~點!!」可是這麼笨拙的謊言卻騙得了某個笨蛋。

 

 

只見翼馬上轉移目標撲向槭,在美紀制服解救的同時似乎看到了槭得逞的小小笑痕?

 

 

「好了,笨蛋誰叫你愛睡覺才沒注意到毛毛蟲。」說得嚴厲也有些關心,可是放下假毛毛蟲的人不就是你嗎?槭?

 

「嗚嗚……以後人家不敢上課睡覺了還睡到下課」抽泣的說著,卻沒發現到抱住自己的人身邊又開始聚集了可構成“殺人”的冰寒殺氣。

 

 

……你上課睡覺?」剛才的關心消失,聲音似乎可以凍結人一般。

 

「咦?對呀,因為好睏……?」在怎麼遲鈍的笨蛋都能感受到那寒冷的壓力,翼似乎也發現到自己似乎做了什麼惹槭生氣的事情了。

 

 

 

美紀無耐的搖頭,下一場戰爭,又要開始囉──

 

 

 

「藤、原、翼……」寒氣充斥在不小不大的教室內,現在異常下降的溫度讓其他殘留的同學忍不住的離開,希望別被那場暴風雪波及到。

 

「小小槭……?」

 

 

「現在、馬上、給我……去圖書館等我!!」掌控低溫的可怕紅髮魔頭發飆了,一陣暴風雪撲息至翼,威力可怕的讓人怵目驚心!

 

只見翼害怕的拿起書啊、筆呀的飛奔而離,在他拉開門逃離現場時,似乎可以看到她的裙襬、袖口都染上了一層薄冰?

 

 

 

 

 

……槭,你終於發完飆了……?」看著室內冰塊漸漸溶化,可是為什麼身上被波及而黏上的冰塊沒溶化的樣子呢?美紀顫抖的想著。

 

「阿美紀,你怎麼變成這樣?」拍下層層冰塊,問出的話讓美紀想當場昏倒。

 

 

 

那是要問你為什麼波及到我吧?美紀心中吶喊道。

 

 

 

 

「美紀,你工作那裡怎麼樣?」再度拿出一片口香糖放入嘴中。

 

 

「你說兼職那裡?啊啊還好啦,還撐得過。」轉動著口中的棒棒糖,雖這麼說神情還是有種疲憊。

 

……明明就有著天才般的文筆,為什麼不用當作家來賺錢?」皺起眉頭,他不懂美紀為什麼一定要用長相賺錢,不用文筆賺錢?

 

 

……我不希望用作品來名賺錢,把他當份工作只會讓我感到有壓力,是興趣……」笑著,笑容中卻有著讓人無法理解的堅定。

 

 

 

為了某件事他必須要有一大筆的錢,但是他想得到的賺錢方式就是去兼職牛郎,所以才會找上在BOSS那裡工作的優作,希望能讓他進入。

 

現在的結果美紀並沒有後悔。

 

 

 

槭擔憂的看著仍帶著親和微笑的美紀,為什麼繼優作後,美紀也進入了那種世界?

 

他不懂什麼事必須要一大筆錢,這種日夜繁忙的生活不會累嗎?

 

 

 

 

「怎麼了?冷酷的槭居然會關心人,這樣會害我受寵若驚喔──」瞇起雙眼咧嘴笑著,他惡趣的巴向槭的頭後馬上飛也似的奔逃。

 

「美紀──誰要關心你啊,你給我過來─」青筋,槭加快腳步追著飛奔的美紀,居然敢趁他不備偷打他的頭!

 

 

兩個學園偶像以圖書館為終點在走廊上奔跑嘻鬧著,讓許多同學享了眼福也暖了心頭,有些興奮的同學也開始起鬨的幫自己的偶像加油,走廊教室頓時熱鬧了起來。

 

 

 

但是最後是誰贏了呢?這就任由大家想像囉!

 

 

 

 

 

 

 

※※※

 

 

 

 

 

 

 

「美紀,“AG”就發了新言論了呢!」在美紀前面攤開文學報只著上頭版的作品,貓眸興奮的瞧著作品內容又開心的看著美紀。

 

 

只見美紀有些驚訝的抬起眉毛看著,又有些害羞的撇過頭。

 

 

 

「每一期都在發表,也沒什麼好期待的吧?」

 

「這次主題是“反向思考”,寫得深奧易懂又說到了重點,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作者呢!難怪每次都上頭版」優作的笑意加深,從口袋拿出了好幾期前特地剪下的AG作品文學,讓人不敢相信他居然都把對方作品帶在身上。

 

 

「你、你怎麼會有上好幾期的?」傻眼的看著他拋出的文學作品,美紀就是那不敢相信的人。

 

「是啊~因為我很崇拜他的文學思想和言論,從他的第一期作品“是非”我就開始收集囉!」笑著拿出第一期做品,證明自己的熱忱和崇拜。

 

 

「也不過是把人生的看法寫入罷了不是嗎?別忘了他跟我們一樣還是青年,也不會寫出什麼更貼切的部份的。」拆開棒棒糖,美紀蹙起眉頭似乎不太喜歡。

 

 

「就是因為他青年就寫出如此深層的文學才讓人感到配服呢,聽說想頒發給他文學獎AG馬上拒絕──讓人猜不透能寫出這種作品的人到底是誰呢」緩緩靠近美紀,貓眸有著一抹陰謀。

 

 

「不過是個愛發威自己技術,到了得獎沾沾自喜卻不領想表示自己的清廉罷了──」看著越來越靠近的優作,美紀慢慢往旁邊移動。

 

 

「我認為他是把“文學”當成興趣,不會有這麼多顧慮的人也聽很多人都猜測“AG”是女的因為羅馬拼音:賈娥(GU A)倒過來就是“AG”啦」靠著美紀旁邊,優作笑得更加邪惡。

 

 

「誰會叫那種怪名啊而且娥的羅馬拼音是“E”不是“A”啊──」笑得僵硬,美紀覺得優作似乎要說什麼重點。

 

 

「我也是這麼認為呢─美紀,我覺得“AG”不是這麼單純的人,他大概會把自己的羅馬拼音開頭字在做個變化──對不對?」把美紀逼得毫無退路,優作那危險的笑容更加深。

 

 

「什、什麼??」

 

 

「把中文名字轉為羅馬發音,A近乎MG近乎J,且MJ是很多人拿來取名的名字才對……

 

 

「唔這個

 

 

「是MJ吧?“AG”先生?」貓眸瞇起,優作靠著美紀的耳際笑著神秘問著。

 

「你、你在說誰啊?優作」冷汗直流!不會優作真的把謎題給……

 

 

 

「美紀妖,美紀(MEI‧JI)……對吧?“AG”──或稱美紀學長?」

 

 

 

 

AG,是的,就是美紀妖。

他第二個厲害的地方就是文學寫作,擅長人生言論的題目。

但是這專長目前只有槭和優作知道。

 

 

 

 

「你怎麼知道啊?優作小學弟──」笑得尷尬,沒想到他美紀妖會有被別人當面揭穿的日子!

 

 

只見優作的恐怖笑容回到以往的悠哉,他倒著熱茶至杯中後緩慢的啜飲,爾後才默默回答對方的疑問。

 

 

「吶你跟我變同伴後不久我就知道啦~這種謎題只有跟你認識很久的人才猜的出來吧?」

 

「呵就是不想要被發現我就是“AG”啊」也倒了杯茶喝著。

 

 

「可是──美紀學長你寫的文學真的很棒啊為什麼不往這方面發展而來當牛郎?」疑惑的貓眸先是看著茶杯的茶才望向美紀。

 

 

美紀乾笑著,沒想到優作居然也問跟槭一樣的問題,默契到讓人錯愕。

 

 

 

「就像是阿優你調酒很一流,可是卻不太希望以這來當成永遠的工作啊~

 

「咦?我哪裡厲害,我只是覺得這樣很有壓力

 

 

「就是這原因囉─」打斷優作的話,美紀看著優作笑道。

 

 

 

「咦?可是做牛郎也太……美紀!」話未說完美紀起身就是打算離開,優作傻眼的看著離開美紀。

 

 

暗自嘆了口氣,明明可以用不同的方式賺錢為什麼一定要當牛郎呢?況且美紀還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真的是──

 

 

 

 

 

天才的心思無人知啊!

 

 

 

 

 

 

 

 

 

 

 

 

21‧所謂吃乾抹淨?

 

 

聽說被吃了一遍懂得“性”福,就連男人都會變美

 

這是真的嗎

 

 

 

微亮的清晨白天覆蓋了黝黑的夜空,但是末端卻仍殘留著黑夜的顏色,一方的白日配上彼方的黑夜看來卻十分的美麗,讓人嘆為觀止。

 

 

闔上的紅眸瞇起一條線看著落地窗外天空的變化,麥色的手貼在抱著自己人的胸膛緩緩遊移著,仰起頭看到的是對方成熟穩重卻帶著懶散的睡容。

 

想要轉動身體卻發現到骨頭如散開般的疼痛,索性放棄的躺回對方臂上,用手輕柔戳著他看來十分蓬鬆的綠髮,暗自嘆了口氣。

 

 

 

───沒想到,最後還是帶出場做了。

 

 

 

 

眼前這個睡得香甜的綠髮男人,就是近日以來慢慢升級成本店常客的客人:咲也,個性散漫隨意,卻是個不管多貴的酒都願意開的豪放客人。

 

約半個月前忽然光臨店面後,就是夜夜固定指名一名牛郎,但是持續也不長,就是剛好那兩個禮拜,從喬恩哥開始、再來月伢,這次──換自己啦?

 

 

嘴角勾起疲倦的笑容,從昨夜直到之前才停止的激情讓身體感到疲乏和倦意,沒想到對方的技術好到讓自己很久的理智很久沒這樣喪失的要求著一次次的進入。

 

不知道這樣重覆了多少遍,只記得緊緊抱住對方後頸和主動扣在他腰際的自己停不下哽吟嬌喘的樣子,對方喘氣的聲音加上看著自己有些迷矇卻增添魅力的綠眸,最後解放時的感覺以及被對方勾起自己下顎狠狠吻下那帶著窒息讓慾望更加強烈的深吻

 

 

 

「你醒了?」回神後看到的是因距離近而看來更加深層綠的瞳孔,笑容帶上些為壞意的弧度。

 

 

……你醒多久了?」搔搔後頸,綠眸緩緩移動看著床邊時鐘。

 

「才剛不久囉~我以為你會在睡久一點。」手肘靠著蓬軟的羽毛枕,撐著下顎失望般的撇嘴。

 

坐起身體,庸懶的綠眸回到煌身上,「你希望我睡久一點?」搔著耳際挑起劍眉。

 

 

「是啊~你如果在睡久一點的話」把咲也壓回床上,低頭吻向對方。

 

 

 

「──還想要這樣叫醒你的呢~」勾起魅惑帶壞的笑容,離開後牽出的唾液更添加了調情的意思。

 

 

……這樣嗎?難道昨晚還不滿足?」手貼在跨坐在自己上身的臀部,不時輕捏在往內撫摸。

 

 

「呼……你不要嗎?」笑意加深,主動的輕扭腰際。

 

 

 

綠眸仍帶著傭懶的氣息,只是直直的注視著身上笑得邪惡的煌,手輕扯對方披散在肩上和胸前的金色髮絲,待對方低下身後手勾住煌的後頸拉下,下一場纏綿又開始了

 

 

 

 

 

 

※※※

 

 

 

 

 

 

 

「煌──怎麼樣?咲也先生很厲害吧?」追問前方一晃一晃的熟悉身影,月伢笑得輕挑手豪不留情的拍向對方用手撐著的腰。

 

「咕唔……!月、伢──很痛啊,你別故意鬧我啦」咬著牙關蹙起的眉頭十分明確的表達了痛楚,煌揉著腰埋怨的說著。

 

「嗚嗚~煌居然誤會自己最好的朋友是故意的,我好無辜喔~」語氣雖帶著可憐,表情卻是一臉邪惡調侃。

 

 

 

知道對方故意也不會有任何歉意的煌自故自的唉嘆了口氣,快到正午好不容易才回家已經讓自己夠累了,現在來上班還要預防眼前愛逗人的朋友的突然襲擊,現在的自己又累又痛的,好不難過啊。

 

 

「你怎麼知道關於咲也先生那方面很厲害的事情?」眼睛對上月伢,帶著些許驚訝也好奇。

 

 

「唔?因為前兩個禮拜最後一天我也是被帶出場啊。」理所當然般的說著,月伢剛才雖惡趣的逗弄煌,但現在卻幫對方按摩腰際。

 

「兩個禮拜最後一天?啊該不會他是想嘗味道咧啊啊,就是那裡輕一點唔」

 

 

月伢挑起單眉擺出若有所思的神情,看著因自己按摩而陷入陶醉,把那什麼累啊、痛啊的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理論上,牛郎應該不會輸給客人的技術吧?因為我那算是我們的工作中專業的一部份。」

 

是啊,幹嘛突然說這種事?」回頭看著月伢,不知道對方問出這問題是要幹嘛。

 

「啊啊我自認自己技術不錯,因為常跟你一決高下所以也認為你也很厲害,結果我們都輸給一個才來半個月的客人感覺有些不服氣呢。」回想起和咲也先生不斷纏綿的夜晚,自己似乎也跟煌一樣央求了好幾次好幾回的,這種失去理智的心情他可不像煌說沒差就沒差,自己倒是想再挑戰一次。

 

 

「哈哈月伢你生氣有人比你厲害啊?人外有個天嘛,再來一次大概也是被壓死死……啊!痛痛痛──月、伢~~~~!!」話才剛說完馬上被對方加重的力道給整得慘不忍賭。

 

 

「說到這裡~你都過了那下一位是……

 

……………喬恩…………?」還是努力的回神答覆了。

 

 

 

睜著雙眼驚訝的看著慢慢爬起的煌──難道他不知道第一個禮拜是誰了?!

 

 

「煌,你忘記第一個禮拜他是指名誰了吧?」

 

「啊?不是你嗎?然後第二個就是我………?」看著對方乾脆的搖頭聳肩,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第一天他來時點名的是誰你居然忘了?就是“你的”喬恩哥啊!」果不其然,說完後煌的反應就是晴天霹靂。

 

 

ㄑㄧㄠ……喬恩……是第一個禮拜的?」腦內漸漸曾現當機狀況,別告訴他──那個“豪放客人”真的『做了』...

 

 

 

「也就是說,你的喬恩哥在上四───個禮拜時,童真就沒了。」一聲“碰啷”的輕脆聲音,似乎是從煌心中傳來的?

 

 

 

「不不可能喬恩哥他」連我的感情都沒發現、連我的慾望都沒察覺、單純遲鈍到了極致,看到他那雙無汙濁的金眸就下不了手,誰、誰會下得了手!!

 

 

 

 

 

下得了手的人,是惡魔──!!

 

 

 

 

 

「煌!」

 

二話不說,顧不得酸痛的煌立即飛奔至員工休息室,連月伢都還沒反應過來,只留下被自己嚇得一臉錯愕又一臉疑惑的月伢。

 

 

 

 

“碰咚!”一聲用力的拉開門,看到得是被自己有些嚇到還在打著領帶的喬恩。

 

 

「煌前輩?怎麼了,你要用員工室嗎?要用的話也別這麼急嘛,我馬上就好……?」快速打領帶的手被對方拉住,看著煌時他的紅眸卻帶著認真,讓喬恩有些疑惑。

 

 

「喬……喬恩哥……是不是」就算聲音小如蚊子,還是被喬恩聽到了。

 

「什麼?」因為對方的認真也讓那勾起的燦爛笑容轉成嚴肅,看著煌等待他的後話。

 

 

「──咲也先生,也有把喬恩哥帶出去過……?」不如往常喜愛嘻鬧的自己,因不安而垂下的眉配上無辜的紅眼,看來十分可愛。

 

 

沒想到才剛問出,喬恩那偏白晢的肌膚瞬間染上紅霞,嚴肅金眸轉成吃驚眐眐看著煌,嘴巴一張一合的,什麼話也說不出口。

 

 

 

一種夾帶極大負面情緒的悚立預感似乎從脊椎攀爬而上,慢慢接近頭部。

 

 

 

「喬、喬恩哥?」不不要告訴我……

 

 

「呃─?這、這個嘛……煌前輩,唔……」嫣紅加深,有些懊惱又有著其他心思般的複雜情緒凝聚在那張好看的臉上,金眸帶著一抹羞澀,搔著後頸答不出來的喬恩簡直讓煌本人心碎的徹底──

 

 

 

 

臉紅羞澀?

 

代表不僅被帶出場還做了些什麼?

 

 

 

 

天啊!!誰來告訴他眼前這個害羞的喬恩哥不是本人──

 

 

 

 

 

仔細回想會發現喬恩的神情似乎從四個禮拜最後一天開始,有了極大的變化,多了些魅惑、成熟,懂得勾人的笑,會讓金眸轉為彷彿會擄惑人的情感………

 

 

 

 

聽說被吃了一遍懂得“性”福,就連男人都會變美

 

 

 

 

 

 

誰來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1/29  作:黑貓阿優

 

 

下回題字:無特別限定,可是下場某優要寫咲鳳開頭,所以要寫的話寫牛郎那裡的事情吧XD

 

 

作者們說:是說,關於PN設定某優想了很久

所以有點(應該或許())知道後面怎麼發展了@u@”

總之,恭喜PN10篇了~~(拍手拍手)

10開始大家才開始戰爭()某優在想

除了主咲鳳要不要加個主喬恩煌?XDDD

畢竟後面他們劇情很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