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11

 

 

 

 當所有人都注視著他,我會驕傲,

     我知道,他冷漠的外表下,獨留給我的溫柔,

陰影底下的喘息。 手足,是我們的牽絆。

                                                        

         守護著,      那個、我最敬愛的哥哥。 

 

 

 

 

18.手心之上、水面之下

 

 

 

白天,在夜晚活動的人們。

 

除了可以像楓一樣到街上採購東西,順便活動身體;如果你自認為體力很好,也可以學月伢與煌那兩個精力旺盛的傢伙,下了班繼續續攤、玩耍。

 

 

不過一般人,都會像鳳一樣,為了自己的肝,好好的補個眠。

 

 

現在鳳不同於店內其他人,不必像楓一樣為了店的經營,下了班還要四處忙碌,因為他不是老闆。也不必跟他自己劃分為笨蛋二人組的月伢跟煌,似乎累死了還是以玩為主,因為他永遠也不可能變笨蛋。

 

 

所以,鳳下了班,回到了家後,給自己洗了個舒服的澡,然後舒服的躺進柔軟的大床,放鬆身體,調整了一下自己覺得最舒適的位置,待睡意慢慢襲上身,視線都變的矇矓時,漸漸合起眼的瞬間..‧---

 

 

叮咚----

 

 

該死的門鈴響起..。

 

鳳翻個身,決定不去理會它。然而...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似乎是有規律的按著門鈴,不曉得是哪家的野孩子。

 

 

 

鳳的手隨著越響越多聲的電鈴,持續加重抓著被褥的力道,強忍著快要破口而出的穢語,咬牙,被單用力往上拉把整個人裹了起來,隔絕噪音。

 

 

 

 

 

 

許久,在外面只剩鳥鳴,

鳳慢慢拉下被單,露出自己的頭顱,皺著的眉頭因為沒有噪音的關係,緩緩紓緩開來。

 

 

他笑,滿意的ㄧ笑。看來那個按門鈴的傢伙蠻識相的。

 

 

動動身子,再度調整了一個舒適的位置,帶著笑意睡去...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火大!

 

 

那個人既然不要命的死壓著門鈴不放。

 

他盡量的讓自己保持冷靜,踢開棉被,不管自己身上只穿了件浴袍就往肇事者、門口走去,管他是推銷員還是白目小孩或者是賣什麼鬼的老太太,總之,那個人死‧定‧了

 

 

 

 

---------

 

 

 

「奇怪?學長不是住這裡嗎?」

 

金月、一個體型高大的金髮高中小朋友,開朗的外表,天真的微笑,而他,正是按著門鈴不放,那位被鳳視為死定了的孩子。

 

 

 

 

喀嚓!

 

門把先是跳動了一下,表示門鎖開了。

 

 

門從裡面緩緩被拉開一個縫,剛好可以一個人的空間,

而那個空間金月往下一望,不是自己要找的那個人,是個穿著浴袍,黑色長髮隨意散在肩上的美麗…男人?

 

 

金月歪著頭,思考。

 

長頭髮,很漂亮,皮膚白皙…可是沒有胸部啊。

 

 

 

 

 

 

 

鳳開了門後,身體靠在門邊,一手靠著門把,臉面沒什麼表情,一雙鳳眼卻森冷的掃視著眼前的高大男人。

 

 

他發誓,要不因為眼前的男人身穿著自己眼熟的學校制服,他肯定會把他當作垃圾掃地出門,不過看來不是找自己的,觀察一下…。

 

 

 

「哪裡找。」鳳壓低著嗓音,顯示著他被睡眠裡吵醒的不爽,也提醒著對方移開他該死的視線盯著自己瞧的樣子,他好想吐。

 

 

「咦…?啊啊!!」金月趕緊回神,站直身體,發現自己的失禮,彎腰,「抱歉!!我叫金月,今年16歲、身高190,我的興趣是和翼姊姊玩,今天來這裡是因為今天雖然是週六不過今天有社團練習,金月是來找淳學長一起到學校的!!」

 

 

 

『誰管你興趣是什麼啊…』

 

鳳危險的瞇起鳳眼,挑起他好看的柳眉,對於對方一連串的自我介紹與目的感到厭煩。真是個沒有頭緒的傢伙。

 

「你說你16歲?」

 

鳳疲累的眨動眼,連日來的衝業績,讓他不必吃優給自己開的安眠藥就很容易入睡。

 

 

「…恩!對!金月今年16歲!」笑,金月丟給鳳一個毫無雜質的天然微笑。

 

 

 

不過對於惡魔,純真的微笑,反而讓人更想愚弄。

 

 

 

 

 

「騙人的吧?」

 

 

「咦?」

 

 

「你說你16歲是騙人的吧?」

 

 

「蛤?」

 

 

「不然你的臉怎麼會這麼蒼老?」

 

 

「耶?」

 

 

「還是說其實是你腦袋不好所以被留了好幾次級。」

 

 

「呃…」

 

 

「你長的這麼高大學生制服是訂做的吧。」

 

 

「嗚…」

 

 

「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說話的聲音有夠吵。」

 

 

「……」

 

 

「難聽。」

 

 

 

 

 

 

 

---------

 

 

清晨,陽光溫暖的從窗外灑進室內,在高級住宅區裡,沒有像人聲鼎沸的市場,也沒有車子駛來駛去的哄哄吵雜,只有鳥兒在樹上吱吱喳喳的合鳴,啊~真好!

 

 

 

不管是剛剛的連續門鈴連環叩,又或者是樓下的吵鬧聲,現在大床上的淳,可說是充耳不聞。

 

 

「嗯…」舒適的抱枕著等身大的泰迪熊,撒驕似的用臉蹭了蹭熊熊柔軟的毛,滿臉幸福的笑意,好不可愛。

 

 

 

 

碰!!

 

淳的房門被用力的打開,

裝飾的很可愛的門就這樣完完整整的給糟蹋掉了。

 

「嗚嗚──!!學長!!!」

 

一個高大、哭的滿臉都是的,正是好不容易被允許進門的金月。

 

 

發現床上還舒適的睡著覺的人,正是自己千辛萬苦找到的目標,毫不猶豫的飛撲上床,給他用力的──抱!!

 

 

 

「嗚嗚嗚…淳學長,好、好可怕、好可怕!!!」

 

 

對於一個身高比自己高上許多,現在正用力著自己的頸子,你不但會馬上醒來,而且整個身體被龐大的另一個身體壓住,你只能說:

 

救、救命…啊…

 

 

可能是聽到微弱的呼救聲,金月放鬆了力道,淚眼汪汪的看著淳。

 

 

「…拜託…可以先從我身上起來,剩下的我等等在聽你說好嗎…」

他覺得他的五臟六腑快被金月壓的擠出來了。

 

 

「嗚嗚…喔。」不甘不願的放開淳,眼淚卻還止不住。

 

 

「你真的很重耶。」丟給了金月一包面紙,淳不太願意的從被窩裡爬起來,打了一個哈欠,抓了抓他睡亂了的蓬鬆短髮,陽光折射下,偏暗紫色的頭髮險的明亮許多。

 

 

聽到重這個字,金月不滿的扁扁嘴。剛剛那位美麗的大哥似乎也有用這個詞罵他。

 

「我才不重咧!金月這樣抱翼姊姊她都沒有說什麼。」

 

 

『廢話…那是因為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無語的看著金月擦著淚水反駁,說的還真有一個樣,淳也懶的說了。

 

 

「算了…你剛剛是…」

 

 

一想起剛剛被毒舌了一番,金月眼裡又擠滿的淚水,飛撲過去要人家安慰。

 

「淳學長的…的…」

 

 

「哥哥。」

 

 

「對!淳學長的哥哥好可怕,今天社團有活動所以來找你可是一進門……」

 

 

金月一開口就劈哩啪啦的講一堆,一邊哭一邊說,老實說,淳真的聽不太懂。

 

 

「喔、是喔…這樣啊…恩…好過分啊。」

 

淳的臉上掛滿了汗顏與無奈,手輕拍著安撫,緊抓著自己衣服哭的像孩子的金月。

 

『就是害怕這樣所以才討厭人家來家裡的啊…』

 

 

搖搖頭,淳同情的望著有相同遭遇的金月,拍拍他的頭安慰著。要不是跟哥哥生活一起久了,不會隨便亂踩他的地雷,像金月這樣哭的亂七八糟自己以前常常做。

 

 

 

輕輕推動死抓著自己腰的金月,發現一動也不動,「金月,你哭小聲一點,這樣會把哥吵起來的。」

 

 

「嗚嗚…淳學長的哥哥好像母夜叉一樣,好兇,我以為長的漂亮的人都很善良說。」說完又哭了,哭的整包面紙都給哭完了。

 

 

「喂喂…別說什麼母夜叉啦…被聽到就不好了…」一想起哥哥的凶狠模樣,淳不竟發起抖來。「我哥也不是這麼可怕啦…唉唉,算了…」

 

 

 

見金月沒有好轉,淳努力移動上半身,手往枕頭底下摸索了一會。

 

 

 

「有了!」

 

 

金月似乎也聞到了甜甜的味道,止住淚水,抬頭。

 

 

「嘿嘿嘿!」淳笑的好快樂,一把托出藏在枕頭底下的一包糖果。

 

 

「糖果!」

 

 

「噓!!」淳小心翼翼的拆開可愛的包裝,甜甜的糖果香瞬間撲鼻而來。「這可是我昨天翹掉部活,跑到商店街新開的糖果店排隊排了好久才買到了耶,限量商品。」

 

 

一想到那是昨天自己辛辛苦苦買來的糖果,淳現在笑的比糖果還甜。

 

 

「嗯~~真的好甜喔!!」

 

 

 

咦?!

 

淳看著手上空空如也的包裝紙,看看金月鼓嘟嘟的嘴。

 

 

「我的糖果!!!人家、人家一個都還沒有吃耶!!至少留一個給我嘛!!」

 

 

 

看這自家學長快要掉出眼淚也不知道為什麼,於是金月很有義氣的勉強從嘴裡推出一顆快融化的糖果。

 

 

「……」看看自家學弟多麼令人感動的舉動,如果無視那張我想要自己吃完的嘴臉,會更好。

 

 

 

 

才怪!!!誰要吃你剩下的啊啊!笨蛋金月!!!」

 

 

 

 

「金月才不是笨蛋!!」

 

「你是!」

 

「我不是!!」

 

「我說你是你就是!!」

 

「你才是!」

 

 

 

 

就在你來我往之間,淳可愛的房門在度遭到襲擊。

 

 

碰!

 

 

通通給我閉嘴。

 

 

 

 

!!

 

 

 

「「對、對不起啦啊啊──!!」」

 

 

 

 

 

慘叫聲傳遍了整個高級住宅區。

 

 

 

隔日,淳會發現,除了自己房間多了一包稀有的糖果,

另外,他家的電鈴整個被拆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9GO TO SCHOOL

 

 

 

結果,部活還是遲到了啊。

 

 

淳跟金月垂頭喪氣的低頭走在走廊上。

 

淳的心情鬱卒到了極點,沒有吃到糖果,被哥哥轟出家門,結果連部活都趕不上,更別說翹掉部活的處罰。越想越鬱卒…。

 

 

「淳學長…」

 

 

「不要叫我。」

 

 

「嗚…」

 

 

「要比賽練習你不會早點講啊。」

 

 

「…忘記了嘛…」

 

 

沉默。淒涼的秋風吹過。

 

 

 

 

唉─── 〞 

 

 

 

 

「喂…你們幹麻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啊。」站在走廊另一頭的,是一頭紅髮,嘴裡嚼著口香糖的三年級學長‧槭。

 

 

「耶?槭學長今天不用上課吧?」先是金月抬頭率先發話。

 

 

「對阿,都快畢業了還這麼認真。」後者跟進。

 

 

「啊啊,還不都是某個笨蛋,竟然自己的作業沒寫、功課沒補還給我忘記,

我現在要是不趕快讓她補完,她就甭想升級了,所以當然是好好惡補阿。」

 

 

「啊…你說的是翼啊…」淳說的肯定,反正能讓槭這麼關心的八九不離十是她。

 

 

「咦?翼姊姊也有來啊?!」金月不算搭話的話,四處探索著那人小小的身影。

 

 

「喔…對阿。」槭似乎顯的有點不大甘願回話,用口香糖吹個泡泡。「在圖書室,美紀也在那裡。」

 

 

「喔耶!!翼姊姊!!」

 

 

 

 

 

 

---------

 

 

 

 

喀拉,

開門進入安靜的圖書室內。

 

不過來者不是很安靜就是了。

 

 

 

「怎麼…這題還沒解開啊。」槭看見從自己出去前,筆還停再同一題考卷的翼。

 

 

「哎呀…她似乎聽不太懂我的教法耶…」美紀苦笑了一下。

 

 

「翼姊姊~~!!」撲抱坐在椅子上當機的翼。

 

 

「奇怪?她都沒反應耶,會不會死了阿?」淳擔心的在翼眼前晃了晃,她依舊兩眼發直。

 

 

「呵呵…」美紀一手撐起臉頰,手指搓了搓翼的小臉,「線路不曉得接到哪裡去了。」逗趣的笑了笑。

 

 

 

 

不過某人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槭用力的嚼了嚼口香糖,拿出,惡意的粘上翼肩膀。

 

「啊…毛毛蟲。」

 

 

 

「毛、毛毛蟲!!」除了美紀,金月跟淳馬上、瞬間、立刻,往後退了一大步。

 

 

『啊啊,某人的醋罈子打翻了。』美紀很了解的收回手,淡淡笑了下。

 

 

然後再大喊毛毛蟲的三秒過後,坐在椅子上的翼,快速揮動著自己的手臂,

並且大叫救命。

 

「啊啊啊啊!!!哪裡、哪裡!!快拿掉!快!!」

 

 

翼跑向金月,金月被翼追著跑。

 

翼再跑向淳,淳手腳敏銳的跳到書架上。

 

 

最後,她哭著跑向槭,槭才慢條斯里的幫她把所謂的毛毛蟲,其實是口香糖給拿掉。

 

「誰叫妳不專心,毛毛蟲才會找上妳。」邊說槭邊感嘆的拍拍翼的頭。

 

 

「對不起嘛…那毛毛蟲拿掉了嗎?」

 

 

「恩」槭從口袋裡拿出一罐熱飲遞給翼,「還是說妳想要我在粘回去?」

 

 

翼用力的搖搖頭,欣喜的接過槭給的飲料,趕緊回到桌上。

 

 

 

「對了,為什麼美紀學長也在圖書室?也幫翼補習嗎?」

 

 

「啊…這個嘛,」美紀為難的搔搔頭「因為本來來學校是要弄一些東西,不過一踏進門,女學生們就衝著我跑,所以…只好到這裡躲一躲囉…」

 

 

『啊…學長還是這麼高人氣啊…』

 

排出當事人,還有槭,其餘笨蛋三人共鳴著。

 

 

 

「對了,優作他啊…」想到那天在拉麵屋的真情告白,美紀笑了笑。

 

 

「阿優?!阿優怎麼了?」聽到優作的名字,翼整個人精神都來了。

 

 

瞧她一臉期待的心情。美紀露出好看的微笑。

 

 

「就是…」啊…還是讓阿優他自己說好了。美紀搖了搖頭,「他說下次在一起

出去玩吧,等他店裡有空一點的時候…啊!你乾媽也很想妳喔。」

 

 

「真的啊!!好棒…」她笑的天真燦爛,「我好想阿優跟媽咪喔…」

 

 

「你乾媽他還說,下次見到妳,要用力的──抱!妳。」

 

 

見翼臉色從紅潤變發青,大夥不管什麼保持安靜,全笑了。

 

 

「吶!」槭用手刀喚醒翼,「你也別想著玩,趕快把作業趕一趕,到時候就可以跟阿優他們出去玩啦!還是說妳想自己一個留在學校過寒假?」

 

 

「嗚嗚…當然不要,」拿起筆「好耶!為了和大家一起出去玩,拼了!!!」

 

 

「呵呵…」

 

「翼姊姊加油」

 

「保重」

 

 

「你們也別想多輕鬆,自己小心學分啊。」槭不屑的吹出泡泡。

 

 

「「 對吼!! 」」

 

 

 

「呵呵…」啊,還是學校生活輕鬆多了啊…。美紀閉起眼睛,享受這番熱鬧的氣氛。要是阿優跟小優都在就更完美了呢……是吧?

 

 

 

 

 

 

to be continued   創作日期:98/01/22  作:Tsubasa

 

下回題字:糖果、酒      大魔王請出場。

 

 

作者們說:我覺得我的身體酸痛,這是季節轉變嗎?

          打字沒有我要的字、電腦是笨蛋(你才笨咧!)

     啊啊~~寫單純的學校生活好幸福(笑)

     笨蛋真好寫!!(拇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