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黑貓瘋狂茶會(舊站,停止更新)
關於部落格
新站→http://catayo019.blogspot.tw/
  • 183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Prosperous Night (繁華之夜)-07




─ 網羅所有美麗的事物,這是我所喜愛的。─



12.NO.2 暗



「超詭異的…」


坐在吧檯與優作聊是非的美紀,望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傳說中的暗前輩。

「什麼超詭異?」優作一面擦著杯子一面問道。


美紀先是看了下優作,又將視線放在遠處優雅的喝著茶的暗身上。

「暗前輩啊…」不解的皺皺眉頭。「為什麼暗長的…那樣,卻又叫暗?」

美紀繼續思考著,雖然心裡明白最好不要過問太多店裡的事,才不會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可是他就不懂,他一直以為那個暗,會長的多…黑暗,但其實跟預料的比起來真是天差地遠。




暗就如傳聞中的漂亮,細長的髮絲與膚色如同雪般的白皙,
配上酒紅色的絲綢上衣,更顯的他皮膚的雪白,高級的絲綢單薄的隱約透露出主人的細長身材,
讓白裡透紅的肌膚更顯的粉嫩,瞳孔的異色就如同白琥珀,與現實相違著,
他的臉孔簡直就像陶瓷偶人的巧奪天工,
當他優雅的端坐在沙發上,眼神漂移的望著外頭時,嘴角依然掛著優雅的弧度,
光是坐在那裡,就像一具精雕細琢的美麗娃偶。


似乎發現了視線,暗緩緩的轉過頭,對上美紀四目交接後,給予一個淡淡的笑容。


真的是個漂亮的人啊…


「不要被騙啦…」

「咦?」轉回頭,不解的看還老神在在的優作。

放下手中的玻璃杯,輕嘆。「孩子,請你清醒點。」

「蛤?」

優作苦笑。對於以往的經驗,還是不要太多話的好,光想有什麼後果,就讓他寒毛豎起了不少。
「給你個忠故…眼前所見不見得就是事實,不要給外表所蒙蔽了雙眼。」

見優作說的詭異恐怖,讓美紀也跟著緊張起來,想在追問下去,
卻被拿著掃具從大門開始就大聲啷嚷進門的尤恩給硬聲打斷。


「耶!耶~!!你們聽我說!!聽我說!!」尤恩指著門外大聲說著。


「尤恩…你掃個地也可以這麼吵真服了你。」美紀捂著發疼的耳朵抱怨。


「不是啦!!你們聽我說!」


再聽你說我的耳朵就會壞掉啦!還不快說。兩人同時心理這麼發聲地。



「我剛剛去外面掃地,結果看到對面門口到大廳全~~部都是玫瑰花耶!!」

說的誇張、還帶動作,拉著美紀不管願不願意就衝到外頭湊熱鬧去。


優作起先是擔心的靠在吧檯上往外望著,就在看見暗看著外面嘴角還上揚的角度,就猜到個三分。


暗你又做了什麼啊…。 

優作冷汗,下定決心不要多管閒事,於是盡忠職守的做著他工作的本分。他可不想無緣無故遭到波擊啊!



果不其然,老闆這時就走了過來,經過了還很安靜的伊萊時,手就自然的撫上去,
是給予獎勵還是只是自然動作?反正不管什麼,優作都不想要就對了。他汗顏的慶幸自己很識相。


走到除了優作與伊萊外,還留在店裡的優雅的喝著茶的暗身邊,坐下。


亞看著不知何時面前為自己傾了一杯的茶,微笑。「這次是什麼?」


「錫蘭紅茶。」暗笑笑的回話。


應該曉得吧?
暗其實是知道自己在問什麼的吧。亞的帶著笑意的金眸望向外面。


其實他很聰明,只是刻意的隱藏起來。
不過他也不想戳破,不管暗做了什麼
自己都沒有多餘過問,因為他都了解,他不急,所以放任著暗。


「我替老闆送花給對方。」暗又打出謎樣的牌,不急不徐的說。




是刻意的混淆事實,亦或者另有圖謀?


讓事情的方向沒有頭緒,又或者其實另有目的,又或者其實是一時的興起?
暗的風格神秘,一個月缺席幾日不少見,小事不做偏偏一做就是驚濤駭浪。


「是嗎?」亞不是很在意的笑著回話,端起茶杯,飲下。


「不過話說回來…,」暗一手優雅的撐起臉,面依然向著外面的某一處道。
「停在門口附近的那輛黑頭賓士,沒記錯的話是咲也先生的吧?」



「是啊,沒錯。」亞舉起酒,小酌了一口。「你是要問,為什麼他不進來是嗎?」


暗笑眼回望,「老闆果然聰明,吶…是為什麼呢?」


「這個嘛…,」一手掩著臉,嘴角不盡上揚起邪冷笑意「跟我差不多囉。」


不解,「嗯?」暗好奇的轉頭看亞。





「狩獵。」



---------


咲也坐在車內,視線一直停在某個方向,要不是他的眼神太過渙散,
實在很難注意到,他其實是在等著什麼的出現。


前座的司機習慣性的用手帕擦了擦滑落的汗。雖然近日他家的少爺
莫名的喜歡坐在車上看風景,不過他心裡還是沒有閒工夫管是為了什麼,
因為他腦海裡只有管家嚴重的緊告他,如果再有什麼閃失就要請人捲舖蓋走路地話,還在迴盪著,
讓他實在不敢大意,要不是因為他還記得那個讓他差點失去工作的暴力美男的長相,
他現在早就在老人院等死了。


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哼…又換司機啦…。」

心裏感嘆著同時,突如其來後座的發言,讓司機看著後照鏡,循著咲也的視線往外看去時,
嚇的司機驚訝的掉下手中的手帕。



是那個男人!!?


驚訝多餘疑問,司機全身冒起更多的冷汗。不過發現咲也難得的興意,
讓司機為窗外的人泛起一陣同情。誰叫他要傷了少爺,大概是少爺準備要尋仇了吧?



也還好是司機多餘的虞慮,咲也並沒有下車,更別說尋仇了。
他只是看著窗外。當鳳對著車內的駕駛座說了什麼時,駕駛座上的人只敢飛快的點頭,
還一臉受盡委屈的樣子,讓咲也又是一陣笑意上身。



「咲也少爺,為什麼要觀察他呢?」司機不怕死的提出疑問。因為難得少爺會對事物感興趣。


咲也對於疑問並不想過多的解釋,他撓撓耳窩,緩慢的回應。


「這不是觀察…是狩獵時,對獵物該有的一定了解…恩,大概…隨便啦。」



他要自己去摸索,不要急,耐心等待,等著摸透獵物時,再像老虎一般,迅速敏捷的掠奪,
然後殘殺,最後享受…捕獲獵物的快感。




---------


不爽,
今日的鳳心情也是超級的不爽。

「算了,你給我滾!」手指用力的指著方向,他要那個不識相笨蛋司機離開他的視線,
不然難保他會衝上去扭斷他的脖子。


聽聞命令,駕駛座上的人當然不可怠慢的用力踩下油門,深怕他的雇主會不顧情面當場就要了他的命!!



大大的反了一個白眼,在轉身後見到從大門開始就直通到大廳的玫瑰花花海,
讓鳳當下又補了一計白眼。他現在超想叫垃圾車把這些東西載到焚化爐去火化,
越看越火大!哪個人錢太多品味又差的,真叫他想吐。

眼不見為淨。

於是,大步邁向店裡,眼睛自動忽略那些香的讓他會反胃的東西。


忽視的結果,以致於,忽略了遠方炙熱的視線。

導致的後果,讓往後的鳳痛不欲生。





也許,未來的鳳。大概會後悔當初真該叫垃圾車,
把那些花跟那個該死的男人一起丟焚化爐燒了還乾脆點吧?


to be continued …  創作日期:97/12/11  作:Tsubasa


下回題字:  呃…喬恩煌? 

Tsubasa說: 讓我去睡覺吧…讓我去睡覺吧…讓我去睡覺吧…讓我去睡覺吧…
       咦?你問我為什麼寫完了還不睡?
       因為還有番外…呵呵呵(冷笑)
       豁出去了,要爆肝一起爆,哈哈哈!!聖誕節快樂,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